啃文書庫 > 都市無上仙尊 > 第兩千零二十八章 再見安云曦

第兩千零二十八章 再見安云曦

 “未曾想,時隔十多年,竟能在玄羅城,見到安道友。”
  
  一處湖心亭。
  
  清風吹拂、波瀾四起、茶香裊裊。
  
  這依舊是天梵樓頂層,卻有湖泊橫亙,湖中有亭,從此看出去,能看到半個玄羅城東部,可謂神通手段。
  
  而陳凡看向前方一個身著白裙的女子,她身材修長、黑發如瀑,雙眸似水、飄然若仙,沒有一絲瑕疵,美得讓人沉醉。
  
  讓陳凡都有些意外的是。
  
  所來之人,竟是他在朱厭國見過的安云曦,距今已有十多年!“返虛初期真君。”
  
  他目光微微一凜。
  
  當初,他曾在赤淵城為安云曦治病,并未治愈,安云曦便已離開,而那時的安云曦,不過是金丹修士,此刻,卻已成為返虛真君。
  
  此等修煉天賦,不枉他當初對此女多看一眼,若跟隨在他身邊,成就不會低于林雪嬋等人多少。
  
  “拜見陳準尊!”
  
  而安云曦彎腰,對他作揖,目光也在打量著陳凡。
  
  與她不同,十多年過去,當年那個面目清秀的少年,已成為挺拔如槍的男子,一舉一動間,都有一股滔天威壓橫亙,即使刻意壓制,卻也讓人不敢小覷。
  
  大成準尊之威震懾天地!故友重逢。
  
  兩人相聚于天梵樓頂層。
  
  于湖心亭飲茶,倒也是別有一番韻味。
  
  “你我故友,不必拘泥。”
  
  陳凡擺了擺手,如今,他的身份,讓天域上的絕大多數人不敢冒犯,即使是故人,也不能失了禮數,只是他并不計較這些。
  
  “安道友這些年,看來是頗有機遇。”
  
  他看向安云曦道。
  
  安云曦的實力,確實讓他有些驚訝。
  
  “與陳道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安云曦卻是淡淡一笑,絕美的臉龐上露出一抹感慨:“僅十多年時間,陳道友便從金丹境界抵達大成準尊,威壓天域,更是覆滅仙宗,此等驚世之才,實在讓云曦無法仰望!”
  
  她心中無法平靜。
  
  誰能想到,當年那個被赤淵城大族不屑的少年,如今橫壓天域,與仙宗巨頭并列!“當年,云曦道友突然離開,言有要事去做,不知如今是否完成?
  
  這些年來所行何處?”
  
  陳凡問道,他有惜才之心,希望安云曦留在渺煙宗。
  
  “此事已畢,”安云曦目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么,但隨即搖頭道:“這些年,云曦游走天域,除修煉外別無他事,于數日前,抵達玄羅城,見證了陳道友的準尊之戰。”
  
  “說起來,要多謝陳道友當年的治愈之恩,否則云曦恐怕連朱厭國都走不出……”想及此處,她再度作揖。
  
  不過與此同時。
  
  她的臉上,稍稍露出一抹紅暈。
  
  陳凡也是目光一凝。
  
  昔日,他為安云曦治愈暗疾,但那時的實力并不強大,場景多少有些旖旎,此時想起,卻是讓人有些感慨,已是十多年前的事。
  
  “不過云曦今日來訪,除了感謝陳道友當年之恩外,還有一事想詢問陳道友,”而安云曦接著道,說到此處,目光凝視著陳凡:“渺煙宗這幾日,可是在探尋……有關此物之事?”
  
  她纖手拂動,打出一道虛影。
  
  轟隆。
  
  剎那間。
  
  湖心亭悠閑的氣氛一頓,陳凡的目光,瞬間凌厲了起來,因為那虛影,竟是一桿細長戰戟,符文閃爍,其上水霧蒸騰,竟是——雨荒戰戟!安云曦,知曉雨荒戰戟之事!顯然,她今日來天梵樓,絕非只是為了報答當年恩情那么簡單。
  
  “安道友,此枚戰戟,你從何處發現?”
  
  他的面色嚴肅起來,并不認為安云曦知曉青云之事,畢竟那涉及的領域并不簡單,哪怕是返虛真君,都不可能窺探到真相。
  
  但這確實出人意料!“果真如此!”
  
  而安云曦美眸一閃,臉上神色變幻,微微作揖:“還望陳道友恕罪,幾日前,云曦便猜測,也許渺煙宗尋找的是此物,但因此事對云曦而言頗有風險,也無法確定是否如此,因此沒有及時前來。”
  
  這幾日來。
  
  渺煙宗弟子遍布全城,尋找著什么,引起整個玄羅城的關注,雖無人知道到底在尋覓何物,可許多人都從一些細節進行猜測。
  
  安云曦就是因此而來。
  
  “無妨,還請安道友告知。”
  
  陳凡擺了擺手。
  
  與此同時,他的面色有些古怪。
  
  即使他還未徹底在玄羅城尋找青云之人,但這六天來,渺煙宗的動靜,已經不小,卻是毫無收獲,連他之前出手都無結果。
  
  卻沒想到,消息自己送上門來,還是由一個十多年未見的故人送來。
  
  “云曦也無法確定是否準確,只能將所知道的告訴陳道友,”而安云曦也沒有啰嗦,纖手一揮,使得雨荒戰戟散去,看向陳凡一字一句地開口:“我見到此物的地點是——東境、瀚洲大漠!”
  
  “東境、瀚洲?”
  
  陳凡目光一閃。
  
  這是一個他聽聞過的大洲,據說,其是整個玄羅天域面積最大的沙漠,占據東境四分之一的地域,相比起他曾去過的大乾洲,可謂汪洋比之江河。
  
  沒想到,第四批青云之人,竟似在此洲!“七年前,因為一些機緣,我流落至瀚洲,”而安云曦面露回憶,繼續說道:“在大漠深處,曾見過一些妖族,正圍攻一群氣息非凡的男女,這桿戰戟,爆發出可怕威力,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正被一群妖族圍攻!”
  
  陳凡瞳孔一縮。
  
  毫無疑問,第四批渺煙之人,在遭遇萬象仙宗等勢力后,在瀚洲沙漠,又遇到大敵,這才無法與古瑯天君等人聯系。
  
  “不過雙方交戰的氣息,太過可怕,我未久留,不知道最終戰況,之后,再未見過這群人,而據大漠中的人說,這群人,后來便徹底消失了。”
  
  安云曦繼續道。
  
  她的眸中,還閃爍著一抹余悸,似乎是因為那一戰對她而言極其震動。
  
  “消失了?”
  
  陳凡目光一閃,可隨即擺了擺手:“多謝安道友,這個消息,對我們極其重要。”
  
  雖然消息不多,可終究是一個線索。
  
  “陳道友,云曦今日來此,自然不是只有這些消息,”安云曦則是淡淡一笑,接著面露嚴肅,再度開口:“時隔三年后,在大漠深處,我知道了更多消息,也知曉了那群妖族的身份……那竟可能是一個隱世妖族。”
  
  說及此處。
  
  她的臉龐,一片凝重。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美女捕鱼棋牌背景图 深市股票代码查询 20选8快乐十分玩法 微乐哈尔滨麻将 明天哪支股票涨停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网上赚钱正规平台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20选8中奖概率 河北20选5定位走势图 管家婆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小说 体育彩票4十1开奖结果 财神棋牌APP官方版下载 海南琼崖麻将辅助器下载 手机真钱捕鱼平台 长沙麻将下载哪个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