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457章 最好的反擊

第457章 最好的反擊

    周念念第二天照常來單位上班。
  
      她一走進報社的大廳,就敏感的察覺出了不對勁,許多人看她的目光都有些古怪。
  
      周念念目不斜視的走進辦公室,就聽到吳萱正在拍著桌子發脾氣,“這些人也太過分了,什么亂七八糟的,也敢往上報。”
  
      “報了什么?”
  
      “當然報了念念她......”吳萱話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了不對勁,轉過頭來看到和她說話的正是周念念的時候,一下子捂住了嘴。
  
      “沒,沒報什么啊?”她笑呵呵的將手上拿的東西往身后藏了下,“念念,你今天來的好早啊。”
  
      周念念走到她跟前,笑了笑,伸手噌一下拿過了她手上的東西,“什么內容,還這么神神秘秘的?”
  
      “哎呀,”吳萱急著跟她去奪,卻根本碰不到報紙的邊角,焦急的道:“念念,你可別生氣,這些小報紙亂寫的。”
  
      楊嘉銳也站了起來,關切的看著周念念,“這些小報紙為了銷量,什么東西都敢寫,你別太放在心上。”
  
      周念念盯著報紙上的大標題:無良記者為炒新聞熱度,逼迫柔弱少女打官司
  
      還有什么熱心過頭記者藏匿案件原告,原告父母跪求記者放人
  
      兩三張報紙上,紛紛報道的都是昨天趙雅欣媽媽來報社門口鬧事的新聞,內容說什么的都有,但大部分矛頭都指向了周念念。
  
      周念念的臉色沉了下,沒有說話。
  
      “趙雅欣媽媽分明就是故意來鬧事的,我們這么努力幫趙家,她還跟著扯后腿,她腦子是不是有病啊。”吳萱以為她生氣了,氣呼呼的拍了拍桌子。
  
      “還有那些小報記者也是,沒有證據的話怎么能亂寫。”
  
      坐在桌子后面一直沒說話的孟文斌抿了抿嘴唇,“不是什么人都能夠堅持住做記者的底線的。”
  
      他看了周念念一眼,“你有什么想法?”
  
      周念念拿著報紙緩緩坐了下來,“我在想昨天一直沒想明白的問題,趙雅欣媽媽來這里鬧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她擰著眉頭,“誣陷我綁架趙雅欣嗎?那她可以直接去法院或者調查局啊?”
  
      “還是單純的找我麻煩?那樣的話對她有何好處呢?”
  
      楊嘉銳擰了下眉頭,遲疑的問:“你說會不會不是趙雅欣媽媽的本意?她或許是聽了別人的安排呢?”
  
      別人的安排?周念念眼神閃了下,“你是說.....?”
  
      “姚家!”孟文斌坐直了身子,忽然接口:“一定是姚家。”
  
      周念念點點頭,她也覺得姚家的可能性比較大。
  
      “糟糕!”她想到了什么,神色忽然一變。
  
      “姚家這是想用這一招將趙雅欣逼出來。”她越想越覺得有可能,立刻站了出來,“主編,我出去一趟。”
  
      話音一落,她人已經消失在了外面。
  
      周念念出門就坐上了公交車,一路坐回京都大學,一口氣跑到了關平家。
  
      關平上午沒有課,出門比較晚,周念念過去的時候,他正要鎖門。
  
      “老師,雅欣呢?”
  
      關平見她氣喘吁吁的跑過來,“她早上看了今天的報紙,臉色不太好看,說下樓走走,現在還沒回來呢。”
  
      周念念心里一沉,顧不得跟關平多說,轉身就跑了出去。
  
      跑到校園門口的時候,她一時有些茫然的站住了。
  
      趙雅欣到底會去哪里呢?
  
      去找姚家,還是去找趙家,亦或是別的地方?
  
      “她好像往調查局的方向去了。”阿靚從她身后飛過來,飛快的說。
  
      周念念眼一亮,拍了拍阿靚的腦袋,“多虧有你。”
  
      她一路飛奔,終于在調查局門口截住了趙雅欣。
  
      “雅欣,你做什么?”她一把拉住了趙雅欣。
  
      趙雅欣看見是她,神色特別的難過,“念念姐,我...我想過了,我不能拖累你,我...我要去調查局說明情況,請調查局的人證明你根本就沒有逼迫我。”
  
      “你別傻了,這種事情怎么能說得明白?”周念念拽著她往回走,“我不在乎報紙上怎么寫我,那些都是小報而已。”
  
      趙雅欣使勁掙脫,卻怎么也掙脫不了她的力道。
  
      “可是念念姐.....”
  
      周念念沖她搖搖頭,“沒有什么可是,雅欣,姚家人讓你媽媽去報社鬧的目的就是逼你出來,你現在出來了,姚家就有可能讓你消失。”
  
      她抓著趙雅欣的手,神色嚴肅的看著她,“你相信我,雅欣,你站在法庭上的那一刻,你打贏了這個官司,還了你爸公道,那就是對姚家最好的反擊,對我最好的報答。”
  
      趙雅欣茫然的看著她,感受到周念念放在自己手上的力道,神情漸漸平靜下來,喃喃的道:“嗯,念念姐,我聽你的。”
  
      周念念松了一口氣,拉著她要往外走,卻敏感的發現馬路對面有鬼鬼祟祟的身影。
  
      她身子一僵,忽然反應過來,暗道自己蠢笨。
  
      姚家要逼趙雅欣出來,所以才讓趙雅欣媽媽去鬧,但諾大的京都,趙雅欣從哪里出來,他們也不清楚。
  
      唯一的關鍵就是盯準了自己!
  
      估計自己從一出報社的大門,就有人跟蹤了自己,自己這一追趙雅欣,反而徹底將趙雅欣暴露了。
  
      姚建民玩的好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現在將趙雅欣送回關平家,顯然已經不安全了。
  
      “念念姐,怎么了?”趙雅欣見周念念忽然頓住了腳步,不解的看著她。
  
      周念念無聲的勾了勾唇,溢出一抹冷笑。
  
      姚家以為這樣,她就沒辦法了嗎?
  
      “我忽然想起有些事,咱們先進去一趟。”她拉著趙雅欣轉了個身,徑直走進了調查局。
  
      李東星昨天才剛從南城回來,今天正在整理資料,聽到有人敲門,抬起頭就看到了周念念。
  
      “是念念啊,你來的正好,我正好有事找你。”
  
      周念念笑呵呵的拉著趙雅欣走了進去,“我正好也有事麻煩李大哥。”
  
      一路跟蹤周念念到調查局的人在寒風中站了一個多小時,才看到周念念一個人從調查局里出來了,不由神色變了。
  
      孫德來回去向姚建民報告的時候,姚建民不可置信的瞪圓了眼睛。
  
      “你說姓周的把姓趙的那丫頭放在了調查局?你看清楚了嗎?”
  
      孫德來點頭,“咱們的人回來的時候說了,看得清清楚楚的,進去的時候是兩個人,出來的時候是一個人。”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申城棋牌乐 11选5前二杀号 美女捕鱼下载 天天海南麻将安装 重庆幸运农场app 五龙捕鱼技巧打法视频教程 大嘴棋牌官网 双塔食品股票股吧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 微乐江西麻将官网 新宏泰股票 qq分分彩资料群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规定 西甲联赛有多少轮 中国体育彩票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