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一妻當嬌 > 第八章、恩典
非羽早聽聞過無數次喬女郎的名字,對她那容貌瑰麗,比男兒還美的臉龐有過心理準備。
  這一刻非羽發現自己準備的還不夠充足。
  下方站著的女兒家,似是二八年華,一身水紅典雅宮裝,鮮紅的顏色襯的她肌膚勝雪,原本很素凈不施粉黛的小臉,僅僅微彎起那小巧的桃花唇,便迤邐無雙,將整個過于莊嚴輝煌的大殿都比了下去,滿心滿眼唯有她的存在。
  非羽的心慢跳了兩拍,幸而,她為皇十二載,很快恢復了神智,仿若剛才的驚艷是錯覺,沉聲,“你可知此次暖房收成如何?”
  喬橋當然知道了,在碧云齋用餐結束后,送走了白玉,她便向王易初詢問了糧食的收獲情況,“收成堪比秋季,少了約一成。”
  非羽細細觀察,見她眼底依舊清澈,只有單純的喜悅,不免心情更好了幾分,語氣上也帶上了打趣,“不錯,聽聞播種時,你也支了一招?不曾想喬女郎竟是還會種田。”
  喬橋微微臉紅,實話實說,“也分種什么,民女不會種地,不過是在老道的農戶面前班門弄斧而已。”
  美人嬌紅臉,斂盡春山羞不語。
  老尚書看圣上又呆了呆,不著痕跡的嘆息一聲,握拳輕咳,提醒女皇休要被美色迷了眼。
  非羽再次回神,這下不敢耽擱功夫,口頭表揚了下喬橋的功績,包括想出罐頭和玻璃窗出口的法子。
  赤鳳國稅收是不重的,百姓的日子好過,就更加注重享受,但凡能改善生活質量的商品很愿意掏錢買回來。
  作為女皇總不能明目張膽的賣東西,暖房還好,經過實踐是可以推廣下去的,琉璃卻不行。和瓷器官窯一個性質,都是掌握在皇家手中的秘法。
  百姓沒有隨便起窯的資格。
  所以外售玻璃窗和罐頭的想法不見得可以實施下去,國家機構總歸不是商人,大批量生產占了太多資源,銷售上的精力就不足了。
  “能不能代理?”喬橋還是頭一次知道這里面的門道,既然百姓沒辦法制造琉璃,完全可以由女皇擴建官窯,產出的玻璃代理給國內商人,賣到其他國家。
  玻璃窗的利益不比琉璃珍玩的差,一旦普及了,就是降低售價,量上去了也不虧本。
  喬橋著重問了下其他國家琉璃的技藝。
  王尚書一一解答,并替女皇問出代理的具體概念。
  其他幾國各有自己琉璃技藝,金鳳國重彩,白鳳國重精巧,唯有赤鳳國的琉璃透明度最高。物以稀為貴,所以幾個擁有琉璃術的國家不約而同的將琉璃打造成稀有的藝術品,直到喬橋的暖房和玻璃窗出現,一下子敲中了非羽的心,她極為喜歡在大雪天,依窗賞景,還無需提防傷寒,便是朝務繁忙時,抬眼看一看窗外清晰的景致,心情也會舒暢些。
  “包括罐頭也可以代理,這樣節省國家力量,還能讓從商的百姓多一個把外國人的錢賺回本國的機會,相應的,咱們雖然稅收不高,但代理費和分成方面也是一筆極為可觀的收入。”
  非羽立刻宣來戶部尚書,由喬橋詳細講明,戶部整理統籌,評測可行性,送上折子。
  一上午明晃晃過去了,許是女皇年輕,雖然最開始表現的有些唯我獨尊,實則極好說話,沒有那種剛愎自用的霸道強勢,但凡有道理的都愿意聽上一二。
  而且很有耐心。
  結果喬橋沒摟住,又提到了火柴和鏡子。
  她用的銅鏡是莊翼特意高價定制的,人工打造花了整整一年,只一個磨制的工期就占了大半,清晰度近乎玻璃鏡,但價格極為昂貴,就算是一般的商人和官家也是用不起的,不如玻璃鏡,鍍上一層銀,前期研究透了,人力物力都能節省下來。
  殿下小女郎早和兩位重臣一般賜了坐,一掃先前羞澀,小嘴巴叭叭的不停。
  女皇也不嫌煩,狹長的眸子晶亮,對她蹦出的想法極為贊同,即便用詞造句過于直白,條理卻清晰,敘述起來配著悅耳的聲音,如鶯鳥輕唱。
  喬橋還要提出近視眼鏡的概念,衣擺被人拽了拽,立刻閉嘴,余光瞥了眼旁邊給她提示的王尚書。
  “圣上,喬女郎的想法雖過于天馬行空,卻可以一試。”王尚書輕聲道。
  因為喬橋所涉及的全是工部負責的范疇,戶部尚書一直笑瞇瞇的聽著,至于代理一事,小姑娘講的很全面,她只要頒布下去,自然有屬下會整理好,加以修改成更適合本國國情的條例,這是給戶部送銀子送功績,和工部這種尚需鉆研的點子不同,所以戶部尚書對喬橋的感觀還是挺好的。
  嗯,就是喜歡這種心思純粹又有想法不貪功的小姑娘。
  王尚書倒是了解喬橋,知道她敢說出口自然是肚子里有點貨,否則不會給工部丟下一個大麻煩不管。她阻止喬橋繼續說下去,不過是慣于留有余地,怕小姑娘實誠,將肚子里的存貨全都倒出來。
  喬橋亦是回過神,萬一工部研制不出來,媽呀,她不是給王尚書找麻煩嗎?隨即撓撓臉很不好意思的說:“是呀圣上,火柴雖然比火折子安全性高,不像是火折子用料稀少易燃,但我對火柴的制工也僅僅了解簡淺一二,還要靠工部細細研制,若是不成功,確實是人力物力的浪費。”最主要皇權至上的時代,最怕女皇追責。
  非羽倒是笑了,常年跟那些說話能繞八百道彎的老狐貍們打交道,實在心累,如今面前有這么個漂亮又坦誠的小女郎,可謂是養眼又養心。
  “火折子危險性很大?”她好奇的問。這種小問題女皇是不會關心的,還是第一次聽說。
  “火折子用的黃磷稀少,而且有毒,一不小心制作的匠人就會中毒。”
  “原是如此!”非羽一臉了然,挺直脊背正坐嚴肅的問,“喬女郎的暖房有功,可想要何賞賜?”
  怎么又說到賞賜了!
  喬橋被女皇突然轉變的話題問的有些懵,直接搖了搖頭,“民女已經得到了,末大人是花錢買的點子,不該再要賞賜!”
  王尚書想捂臉,這孩子!
  非羽又笑了,狹長眼徹底彎成月牙,故意反問:“不是該說民女是自愿為朝廷效力,這種大公無私的話嗎?”
  工部尚書連忙板起臉訓道,“圣上恩典,有賞賜必要跪恩接下,不可亂說!”
  喬橋忙點頭,撩起裙擺,跪地,“圣上您賜吧!民女謝恩!”
  非羽……總覺得被一大一小套路了呢!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图手机版 龙头股份股票 宁夏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大乐透杀号技巧15种公式 好运快3计划软件 481近120期开奖结果 北京快3开奖结果查 闲散资金理财哪家好 江西快3 开奖结果今天 股票配资平台合法吗 体彩p3试机号走势图图 吉林快三走势图 11选五5一定牛北京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一定 诚飞财富配资 36选7开奖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