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武林神話系統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絕望的力量 下

第四百四十五章 絕望的力量 下

    “邪魔!休要小看東武林的武力啊!”
  
      海樓殿太上長老宮信古眼看【無窮主】陡然降臨戰場,被算計被愚弄的怒火燃延,手握長槍一躍而起,加入漫天水象真氣匯聚,身化天河一掛,正面沖擊冥土陣營。
  
      面對這一先天級的攻擊,無論是【無窮主】身后的三尊冥土先天,還是更后方的黑龍、赤龍、黃龍、紫龍、夜龍鬼等一眾半步天天都是輕蔑而視。
  
      站在冥土最前方的【無窮主】緩緩抬手,手掌輕輕揉化,虛無縹緲之間涌現恐怖的黑色真氣,轉瞬之間便將宮信古的搏命之招化解。
  
      同為先天,彼此的差距也是天差地別,遑論一番大戰之后三殿先天的戰力全都不足三層。
  
      絕招被解,宮信古見勢不妙想要推走。
  
      站在【無窮主】背后的【天龍座】卻動作了,一個閃身來到半空,身后五色龍影狂暴搖動,崩山裂云的威力正中宮信古。
  
      宮信古再中一招,眼耳口鼻同時溢血。
  
      后方的夏無跡見狀,連忙施展云霞妙法,幻化天岫神光接引,將宮信古拉回三殿陣營。
  
      三殿兵馬見狀已經知曉局勢不妙,各自結成戰陣開始重整,大量精英武者結陣來到三殿眾先天前方,希望可以為三殿先天爭取到恢復時間。
  
      可以,冥土籌謀已久,只為此刻傾覆東武林,不可能給東洲留下任何喘息之機。
  
      【無窮主】雙手交握,緩緩向前邁步,無形氣浪猶如大海鬧動。
  
      宏大氣勁所過之處,數千名三殿武者瞬間被掀倒在地,其余武者也被這恐怖的力量震撼得心底發寒。
  
      鐘云殿老殿主心知不能任由【無窮主】這樣摧毀東洲三殿武者們的意志,身上云煙澎湃,騰升空中,主動挑戰。
  
      “邪魔奸詭,終究是邪不勝正!”
  
      一招催動,引動一水隔天之內天岫神光加持,老殿主駕馭著這股先天力量直面【無窮主】而來。
  
      然而【無窮主】仍舊輕描淡寫,只是輕輕抬起了手。
  
      無窮黑暗氣息匯聚,與半空形成一座黑洞也似的漩渦,凌空旋轉,產生一股邪異引力。
  
      老殿主御空的身影頓時受到影響。
  
      再見【無窮主】手一推,黑色漩渦凌空爆炸,將老殿主原路退了回去。
  
      夏無跡趕緊上前扶住老殿主,為其卸力。
  
      “師尊,無事吧。”
  
      其余三殿眾先天也前來,準備一同面對冥土的壓力。
  
      老殿主畢竟還是個中位先天,不至于被輕易擊敗,站穩身體說道:
  
      “無事,眾人準備拖戰敵手,讓三殿兵馬退入一水隔天陣局之中。”
  
      在場三殿先天,葛仙峒、夏無跡、太虛子、水擁瀾、宮信古以及高圣玄共計六位……雖說都身負傷勢,卻還能撐持得住,只是拖戰的話,也未必就做不到。
  
      然而就在三殿先天準備出手抵抗之際……三殿大軍后方……爆炸了……
  
      【天翛塵盡之陣】在一瞬之間轟然炸開,青帝江水轟然決堤,三殿眾多半步先天出手,才能將之堵住。
  
      而陣中蘊化數百年的天岫神光幾乎是立刻被詭異魔氣污染,一水隔天之局當場毀滅。
  
      隨后,一名半人高的妖異童子自大陣之中飛竄出來,落到【無窮主】面前躬身一拜。
  
      【無窮主】滿意點點頭:
  
      “做得好。”
  
      妖異童子似乎很是受用,轉過身來看向三殿群雄,咧嘴一笑:
  
      “小爺乃是冥土神國殿前先鋒官——煉頑童,你們這個陣法真是沒用,被我兩下都搗毀了……”
  
      說著,煉頑童手一招,兩柄紫金色大錘從鐘云山中飛了出來,凌空飛舞落入煉頑童的手中。
  
      面對如此景象,三殿六位先天心頭一涼。
  
      無人鎮守的一水隔天被這詭異的先天童子從內部破壞,三殿大軍退無可退,在這詭異暗黑天幕籠罩之下,恐怕真要面對毀滅的局面了……
  
      不說實力深不可測的無窮主,就是聽幽座、窮冥座、天龍座、煉頑童以及軒轅望這個叛徒就不是在場重傷的三殿先天可以應付的……
  
      無窮主身后,軒轅望輕蔑一笑:
  
      “三殿已經是末路,諸位不若率眾投誠,還可留下活命機會,豈不美哉?”
  
      一名地鳴殿的半步先天聞言,瞬間怒上心頭,被欺騙愚弄的怒火涌現,率領自己麾下數千武者直接沖向冥土一方。
  
      “軒轅望!你這小人!!”
  
      看著怒吼的軒轅望,無窮主輕輕嘆了一口氣,抬起手掌。
  
      而后,澎湃洶涌的先天力量自天空大地四虛碾壓而來。
  
      無盡暗黑力量席卷,將數千武者直接吞沒,包括這位地鳴殿的先天在內無人幸存,消失于平原之上。
  
      一招震撼當場,【無窮主】負手再度在向前邁步,直面無窮主的數萬名三殿武者下意識后退,已經被這名冥土至尊的力量完完全全震撼住了……
  
      目光不帶感情,無窮主的聲音卻宏大得宛如天音:
  
      “東洲今日已經注定毀滅,降者可以生存,不降者唯有死亡。”
  
      海樓殿太上長老宮信古剛才已經被打傷,如今卻因為憤怒再次怒吼:
  
      “無窮主!!你就以為自己無人可擋了么?”
  
      無窮主的面具下傳來輕輕一笑:
  
      “或許有一天有人可以抵擋我吧,但是……不在今天。”
  
      一聲霸道言語,令在場的三殿武者感受到了冥土的真正霸道。
  
      然后,就在下一秒……一道血色刀光撕開了籠罩千里平原的黑色。
  
      恐怖、絕望、壓抑且令人驚駭的力量從暗黑天幕之外傳了進來。
  
      這種極端的邪惡力量蔓延在整個千里平原之上,無論是三殿一方,還是冥土一方都感到強烈的震撼……
  
      牽動雙方目光的來處,一道身著暗金色法袍的身影緩緩負手而來。
  
      “吾之雙足踏出戰火,吾之雙手緊握毀滅,吾名——羅喉。”
  
      長靴踩在沙地之上的聲音非常輕微,但是卻詭異地傳入在場上百萬人耳中。
  
      戰火、毀滅……不明來歷之人帶來不明意圖的話語,【無窮主】眉頭一皺感覺今天情況不妙……
  
      使用人物體驗卡,化身【武君】的韓楓沒有半點停步,負手而行,向【無窮主】徑直走來。
  
      等待許久,只為在此刻滅殺一切敵手,完成自己的首個金色任務,這一切容不得半點阻礙!
  
      感受到了羅喉散發的強烈意志,黑龍與紫龍兩尊半步先天御空上前阻攔:
  
      “來人止步……”
  
      然而……話只說到一般,自這道暗金色法袍身影身上散發出的恐怖魔氣就將這兩位半步天天包裹、吞噬!
  
      只在頃刻,兩人化作兩具白骨落地……兩尊半步先天,死得像是野狗一樣……
  
      “止步……你們擁有讓我駐足的資格么?”
  
      《霹靂》世界,上古年代曾有域外邪神降落苦境,三日之內令苦境西方十室九空……更要求天下百姓獻祭所有不滿兩歲的嬰兒。
  
      時世如此,羅喉四兄弟揭竿起義,帶頭反抗邪天御武的暴政……在天舞神司指點下,十萬人自愿犧牲鑄就血云天柱,兼羅喉兩名兄弟犧牲終于將邪天御武斬殺于狼嚎谷中。
  
      此后,羅喉建立天都,以僅存的兄弟君鳳卿的政策治理天下……可惜,時代翻頁,在有心人的推動之下,昔年自愿犧牲的十萬人的子孫復仇而來。
  
      羅喉心灰意冷,離開天都。
  
      然而,起義的人民不單推翻了羅喉的治理,更是開始抹黑羅喉的功績。
  
      斬殺邪神的英雄被描繪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血祭十萬人的暴君,羅喉犧牲的兄弟也被描繪成了暴君的劊子手。
  
      羅喉暴怒了,歷史否定了他誅魔的信念,否定了他和平的理想也否定了他兄弟的犧牲……
  
      既然歷史書寫如此,那我就不能妄擔這個虛名……
  
      和平的時代不需要英雄,那我就讓這個世界永遠充斥戰火……
  
      暴怒的羅喉回到天都,開啟了殘暴的鎮壓,以無盡的戰火肆虐神州大地……既是為自己所受不公而復仇,也是為犧牲兄弟對歷史的控訴。
  
      在這個過程中,羅喉的力量達到了更高的巔峰,也達到了武學的極致——極元……也因為是在這個過程當中達到極元,所以他的極元屬性是——魔元。
  
      一步一步走來,不僅是半步先天,就算是在場的先天也被羅喉的力量震撼得心驚膽戰。
  
      這種力量……恐怕已經是人類的極限了……或者說這根本就不是人類所能夠擁有的力量!
  
      軒轅望指著羅喉大聲叫喊: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羅喉沒有回答,只是披著暗金色的暗法之袍緩緩前行。
  
      煉頑童與聽幽座對視一眼,同時出手。
  
      其余半步先天也調動功體,同時沖向羅喉。
  
      身著暗法之袍的羅喉抬起手,恐怖的邪氣沖擊,所有半步先天盡數吐血而回。
  
      凌空出手的煉頑童與聽幽座見狀頓時驚駭,不過手中醞釀的先天力量卻絲毫不減,瞄準化身羅喉的韓楓,勢必要阻攔來者前路。
  
      然而……羅喉抬起的手掌催動,竟然運化出澎湃狂暴的妖魔邪氣。
  
      剛才打傷眾多半步先天的狂亂氣流,竟只是出招時候帶動的掌風。
  
      而這真正的一掌,快如黑色的風暴雷霆,著著煉頑童與聽幽座推進,瞬間將兩人的先天氣擊潰。
  
      煉頑童手中紫金大錘崩飛,聽幽座口中嘔血不止……
  
      【無窮主】為助兩名部下,再度催動黑色漩渦自虛空閃現而出。
  
      為兩人擋下羅喉掌力余勁,而后再度擴大,將羅喉吞沒其中。
  
      大風暴動,吹卷千里平原,正邪雙方目光凝視,希望知曉……剛才近乎無敵的【無窮主】的招式,能夠傷到這名神秘來客。
  
      三殿六名先天以及百萬兵將屏住呼吸……根本不知道現在究竟是個什么情況。
  
      “那是……誰的外道好友么?”
  
      水擁瀾吞了吞口水問道。
  
      夏無跡搖搖頭:
  
      “反正我不認識……”
  
      而后,黑色漩渦消散,剛才身披黑金法袍的羅喉走了出來,只是此刻的形象又有所不同。
  
      一身燦爛金色鎧甲,瑰麗紅色點綴,身姿挺拔英武,面容邪魅俊俏,手提計都長刀,緩緩走出。
  
      “能令我脫下暗法之袍,你值得我的敬意。”
  
      面對羅喉的敬意,【無窮主】沒有絲毫開心之類的心情,而是感到格外的壓力……這個人……太強了……
  
      “閣下究竟是因何而來?難道是想與我們冥土七神聯盟為敵么?”
  
      一身金色的羅喉邪魅而輕蔑地一笑,提刀的腳步毫無停頓。
  
      聲音輕緩,卻傳入所有人的耳朵:
  
      “什么神啊魔啊,先戰勝我再說吧。”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真人血战到底麻将下载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扫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 22选5福建今日开奖 赛玛会料单双中特 安徽快3最近500期 体彩十一运夺金遗漏 股票下跌但k线是红 516正规的诚信棋牌官网 洋河股份股票 网上棋牌下载安装 股票微操盘软件开发 多多棋牌游戏? 新疆11选5分布走势图 申城棋牌上海四人斗地主 羚锐制药股票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