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 第六章 生活不易

第六章 生活不易

“大姨,小孩子哪有不饞嘴的,你就當給他們倆一人買了兩個狗屎糖。”李杰察言觀色的技能早就點滿了,趕緊拍了拍大姨的肩膀出聲緩和一下現場的氛圍。
  狗屎糖并不是指狗屎做的糖,而是貨郎挑貨下鄉時賣的麥芽糖,一分錢一顆,但是很多人窮的連飯都吃不飽,又哪來的閑錢給孩子買糖吃,于是就哄孩子說,那是狗屎糖,吃不得。
  叫的人多了,麥芽糖也就變成了狗屎糖。
  大姨聞言心里稍微放寬了一點,她也不是那種不近人情的人,孩子在鄉下日子過得確實清苦,好不容易進城了,買點零食吃也正常。
  最關鍵一點是這汽水并不是一毛五,而是五分錢,如此一想,她心里的怒氣漸消。
  不過她也沒打算慣著兩小只,如果不說說她們,這剩下的一毛錢肯定保不住了,只見她伸手點了點孟小杏的額頭,沒好氣地說道。
  “你這個敗家子,你瞧著我回家怎么跟你媽絮叨你!”
  孟小杏訕訕一笑,隨即蹬蹬蹬的跑去退瓶去了,紅花一瞧,也跟在孟小杏屁股后面跑了過去。
  能退一毛錢呢!
  現在天氣這么熱,一毛錢能買兩個奶油雪糕,到時候她一個,我一個,美滋滋!
  “嘿!這孩子。”大姨見狀是又好氣又好笑。
  “好了,好了,大姨,您別生氣,回頭我給你收拾她。”李杰笑著安慰道。
  “恩,這還差不多。”大姨笑瞇瞇的回道:“還是小五子懂事。”
  李杰笑著搖了搖頭,拉著大姨就往旁邊賣水果的攤位走:“走,大姨,小五子去給您買點水果帶上。”
  大姨輕輕的掙扎了一下,力道不大,只是起到提醒的作用。
  李杰回頭一瞧,大姨面露難色,身上估計沒帶錢,頓時明白,她這是誤會了,于是委婉的說道。
  “錢我來付,待會大姨您手上拎著。”
  “好!好!好!”大姨聞言臉色立馬一變,笑呵呵的拍了拍李杰的手臂:“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活了這么大歲數,她怎么會不明白去別人家做客不能空手去的道理,不是她摳門,而是真沒有東西可送的,他們一家老的小的加起來將近十口人,老的老,小的小,掙得公分根本就不夠吃。
  地里種的蘿卜、紅薯什么的,對于現代人來說是副食品,但是在鄉下,對他們來說就是主食,她不是不知禮,而是舍不得帶。
  李杰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也沒說讓大姨下次帶什么東西,畢竟她和韓母是親姐妹,家里離得又不遠,能幫一點是一點,這年月鄉下的日子確實不好過。
  家里的哥哥姐姐們私底下對大姨經常打秋風的行為頗有微詞,大姨雖然是鄉下人,但是她精明著呢,李杰不信她看不出來這一點。
  但是,沒辦法啊,窮的連飯都吃不飽,還顧什么臉面,到底是面子重要,還是里子重要,她心里門清著呢。
  如果她顧忌臉面,每次上門都帶些紅薯、蘿卜什么的,這一帶帶少了肯定不像話,怎么說也得一小蛇皮袋子,而一蛇皮袋里能裝十幾二十斤,這是他們一家十口人兩三天的口糧。
  帶一點就少一點,她是來求助的,不是來送溫暖的。
  韓家幾個兄弟姐妹私底下說歸說,在大姨當面起碼還是恭恭敬敬的,但是街坊四鄰就不一樣了,他們的冷眼大姨可沒少受。
  要不是真的活不下去,誰愿意舔著臉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門呢。
  前門大街非常繁華,吃穿用度這里基本都能買到,而且都是統一價,不存在這家蘋果賣2毛,那家賣一毛,最多就是新鮮程度不一樣。
  “老板,拿五毛錢的蘋果!”
  找了一家比較新鮮的攤位,李杰從口袋里掏出五毛錢。
  現在用的是第三套人民幣,最小的面額是一分,最大面額是拾元。
  沒錯,就是拾元,沒有二十、五十、一百的面額,你要去銀行取個一萬塊錢,銀行只能給你一千張‘大團結’。
  之所以叫‘大團結’,那是因為拾元紙幣的正面主景為‘人民代表步出大會堂’圖,象征著人民參政議政,而人大代表又來自各省,有各民族同胞,因此又稱之為‘大團結’。
  五毛錢買了三斤蘋果,這時候的蘋果個頭都很小,一個也就一百多克,十個加起來差不多剛好三斤,雖然還是有點寒酸,但是總比空手上門要強。
  買好蘋果,李杰從中拿出三個分給她們一個人一個。
  剩下的蘋果他也沒讓兩小只拎著,不然她們又得像劇中一樣,逛吃逛吃,一路走一路走,等走到家門口,這些個蘋果估計得被他們吃得干干凈凈。
  …………
  “大姨,前面再拐兩個彎就快到了。”
  李杰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中的蘋果遞到了大姨手上,這袋蘋果總算保住了,否則被兩小只吃了,他一時間還真不知道從哪去找錢再買一份。
  原劇中‘韓春明’是向蘇萌借的,李杰可不想找她借錢,蘇萌的性子他不喜歡,以自我為中心,太驕傲。
  進入副本前,李杰就決定,這個世界他不會去招惹蘇萌,雖然他自信能夠降服蘇萌,但是又何必這樣做呢,有那個功夫去找別人,它不香嗎?
  至于,蘇萌,還是留給程建軍吧,他們兩個倒是挺般配的,因為他們都是小布爾喬亞。
  而且如果程建軍能娶到蘇萌,或許未來的他也不會搞出那么多幺蛾子。原劇中程建軍正是因為意識到‘韓春明’和蘇萌互相喜歡,他沒戲,方才開啟黑化之路。
  這個當舔狗的機會,還是留給程建軍吧,讓他去舔好了,想必他不會介意的。
  六月的京城已經開始慢慢熱了起來,今天又是一個大晴天,頂著日頭走了將近半個小時,大姨看到熟悉的大門,不禁感嘆道。
  “哎呦喂,總算到家了,這路實在是太繞了,大姨就是再走八百回,也找不到路。”
  正在這時,一個十七八歲的,扎著雙馬尾的少女從院中走了出來。
  “春明!你們家親戚來啦?”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浙江十一选五预测 时时彩6码后一 特尾黄大仙原创资料 机器人股票行情查询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 刷彩票单平台是真的吗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秘籍 25选5开奖结果201760 山东11选五走势图 - 百度 股民交流群二维码 江苏快3预测大小 上证指数最高点是多少,为什么 泳坛夺金组选多少划算 福彩3d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