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云舒問道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這邊兒周云舒與地母蓋婭還有那戰爭與智慧女神雅典娜密謀光明神教,打算鬧出一場大新聞,打壓光明神教的氣勢;洪荒之中,中高手秣兵厲馬,得益于異界的混元強者“尸身”上面的大道顯化,他山之石以攻玉,隔三差五,總會有人成就混元。雖說洪荒世界的靈機因此消耗過大,頗有一種“入不敷出”的感覺,但這也只是暫時的,隨著這些新成就的混元強者牽引大道,吞吐靈樞,洪荒的靈機早晚會慢慢補充回來,甚至于更進一步。
  與之同時,那拜火教中,張蕪荻作為新晉的混元強者,按道理來說,論資排輩,也該是“敬陪末位”,坐第三把交椅就差不多了。只不過,張蕪荻本人下面掌管著一個無比浩大的人道國度,對比來說,張蕪荻本身所掌握的力量、資源并不輸給拜火教另外兩位混元強者,再加上作為騎士女王,善征戰,能斗法,竟是讓張蕪荻有些“反客為主”的味道,如今已經隱隱成為拜火教真正的主事人。
  這個過程,當然不會是一帆風順的。沒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利益讓給別人,更何況還是一個后來者!因此,在張蕪荻成就混元之后,一些拜火教的高層幾乎都知道,拜火教的秘地之中爆發出了一場劇烈的沖突。雖說似乎并沒有造成嚴重后果,而且進入秘地的人,出來時依舊氣度不變,但是他們卻也都知道,拜火教真正的話事人,已經換了人了。
  這種事情,在異界之中,并不是什么太稀罕的事情——真要算是稀罕的話,那也該是拜火教原本的兩位混元強者居然還能保留體面,麾下的人手也沒遭遇“阿爾托莉雅”這位新晉的話事人的清洗——也只有這一點,相對來說奇怪一些罷了,倒是讓某些人虛驚一場來著。
  沒錯,張蕪荻沒有“假公濟私”,在異界看來的確不正常。舉個簡單的例子,像是奧林匹斯神山的神王更迭,往往伴隨著大量的血腥以及前輩的隕落才是常態——便如神王宙斯上位,也要先把地母蓋婭偷襲打殺,接著又把算是同胞兄弟的巨人族絞殺干凈,就可見一斑了……
  這些有的沒的話語,說來就太多了。那張蕪荻大權初掌,卻也知道自己的根蒂并不穩固。可以說,除了自己一手建立起來的王國的那些高手可看新人,整個拜火教的人手,忠誠度有多少著實需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遺憾的是,張蕪荻一手組建起來的國度之中,忠誠不用懷疑,但是畢竟時間太短,像樣的高手真心沒有幾個。縱然現在大量的資源傾斜,短時間內,也指望不上可以倚重的左膀右臂……
  于是乎,“新官上任三把火”,張蕪荻也只能另辟蹊徑了。好在眼下異界之中潛流涌動,張蕪荻倒也不怕沒有可以下手的地方!其實,早在張蕪荻突破混元之前,異界之中就已經有了一個“反光明神教聯盟”的雛形。不過,那時候主要是因為“兔死狐悲”,堂堂奧林匹斯神山反掌即滅,誰能保證自己不是第二個呢?
  這里面要解釋一下,并不是所有的異界高人都知曉那奧林匹斯神山崩塌別有蹊蹺,主流的認知,依舊還是光明神教出手覆滅的奧林匹斯神山——話說后面的上帝對奧林匹斯神山出手,而且在洪荒入侵之時,依舊要先行斬殺神王宙斯,使得光明神教幾乎是黃歷拔掉褲襠,根本就分說不清楚了!
  好嘛,先是對自己人出手,盡顯霸道本色,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而后面對洪荒入侵,卻又表現得十分怯懦,頗有一種“畏戰”的樣子——可沒幾人知曉光明神教付出了多少代價來著——由此,一個窩里橫的形象也就十分明顯了。
  對于這樣的光明神教,不聯合起來對抗,難不成還要等這“窩里橫”的角色恢復過來,一個個蠶食自身么?尤其是緊接著光明神教表現出來要整合奔放世界的力量的時候,野心昭然若揭……于是乎,異界的各大勢力,要么唇亡齒寒報團取暖,不愿意被光明神教坑死,自然要站在對立面上;而那些單純的覺得光明神教“抗敵不力”,畏首畏尾的勢力,則大多有著跟洪荒決戰的念想。那么在這之前,至少也不能被“扯后腿”吧,那么光明神教,自然也在防備之列。
  這個并非是筆者信口胡來,誰不知道本方世界最為好戰的是那奧林匹斯神山諸神,在對抗洪皇上,也從來是這一方勢力最為積極,結果戰爭還沒開始就被自己這邊兒的光明神教給滅了,最關鍵的是,還恰好奧林匹斯神山覆滅的同時,洪荒來襲,呵呵,當真是時機恰到好處,這里面的東西,簡直細思極恐,讓人不寒而栗。
  鑒于以上諸般原因,各方勢力隱約結為同盟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再后來么,當光明神教開始統合各方勢力,甚至于不憚于訴諸武力,面對強大的壓力,大活兒也就不得不通信蟹力,于是乎,這個聯盟,也就正式的把牌子立了起來!
  二張無敵所在的拜火教,曾經有兩位老牌混元強者,本身就在聯盟之中頗有聲勢。如今又多了張蕪荻這么一個能夠力壓老牌混元的新人,氣勢更為膨脹,在聯盟中自然也就舉足輕重,許多大事,都能夠發表最關鍵的決策判斷!
  而張蕪荻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便是打算以此入手,彰顯手段,整合人心,然后跟那光明神教相互牽制,不動聲色的消耗聯盟與光明神教的潛力,同時又要保存自己的“嫡系力量”,等待著某一刻背刺一刀,直接粉碎了異界對抗洪荒的潛力!
  張蕪荻的計劃,可行度還是有的。不過這其中也十分考驗她的智慧權謀手段。很遺憾,因為她這一具化身已經斬斷了跟洪荒的聯系,所以并不知道,后來洪荒之中,因為發現了“他山之石以攻玉”的訣竅,洪荒實力大漲,只消靜等數百年,完全可以一路橫推,蕩平異界,根本用不著她這里勞神苦思什么的……
  話說回來,即便是知曉洪荒力量大增,完全有把握一路橫推,只怕張蕪荻依舊會選擇現在所走的這一條道路!道理就不用多說了,張蕪荻有著自己的考量,正如周云舒明明知曉現在洪荒已經不需他去冒險大鬧光明神山,但他依舊選擇要去做過一場一般。
  話說,張蕪荻的手段當真了得,明明時間就算從洪荒入侵,在異界埋下了“根據地”那一刻算起,也才過了幾年的時間罷了,從張蕪荻成就混元,掌握權柄算起來,更是只有一年的光陰!但是就這一年的光陰,張蕪荻也是搞得風生水起,在與光明神教的碰撞對抗中,凡是張蕪荻決策的事件,就沒有吃過虧的。于是乎,一來二去,張蕪荻不但在拜火教中迅速抬高了人望,雖還不至于萬眾歸心,但實際上也差不到哪兒去。便是在聯盟之中,那也算得上是響當當的人物,她的意見,基本上很少會有人反駁了……
  當然了,伴隨著張蕪荻的“算無遺策”,她自身也就無可避免的落入了光明神教的觀察之中,并且被列入了“必殺名單”。當然了,終究是被注意的比較晚,這時候的張蕪荻,從頭到腳都跟洪荒沒什么聯系,相信就算是那上帝、光明神,也難以看破跟腳……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在光明神教針對有張蕪荻參與的“聯盟”,并且你來我往,相互博弈玩的不亦樂乎的時候,另一邊兒,卻是完全沒有料想到,還有一波藏在暗中的人,也在打著他們的主意,并且正在朝著光明神山的所在潛行而去。
  “我忽然覺得,咱們直接上光明神山,會不會太傻了一點兒?”眼看著光明神山遙遙在望,那乳白色的圣光輝映的半邊天空都是那種圣潔的光輝,周云舒忽的停下了腳步,眉頭微皺,說出了這么一句話。
  “哼,懦夫,無淡鼠輩!”戰爭與智慧女雅典娜,縱然與周云舒“合作”了,卻不意味著她看周云舒就順眼了。雖說周云舒在這段時間的接觸中,也展現出了其別具一格的智慧,知道這人并不是那種她所說的角色,而且既然這么說,必然不是無的放矢,但是心中的那股子不待見,卻讓雅典娜沒能忍住,由不住的諷刺出聲。
  “既然如此,請勇敢而無畏的戰爭與智慧女神雅典娜殿下出手吧,相信你一出手,必然能夠使得光明神山剎那崩塌,圣光湮滅,橫掃無敵,蕩平光明神教。在下無膽鼠輩,就不湊熱鬧了,只需要在后面為你歡呼鼓舞也就是了。即便事有不諧,也好回頭有人給你收殮什么的……”
  周云舒的一番話,可謂是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看上去是那么回事兒,實際上那種嘲諷譏誚的味道,沒差點兒把雅典娜給氣個半死!君不見,這位戰爭與智慧女神,此時一張俏臉通紅,一頭金發,都有些將要豎起的感覺……
  “你……混蛋……”可惜這位戰爭與智慧女神在“罵人”和“嘲諷”一道上,并沒有多大的建樹,是以回荊州運輸的時候,也著實玩不出什么新鮮的詞匯。罵了一句“混蛋”,這位脾氣暴烈的女神覺著自己口舌之爭占不到便宜,還不如動手算了!當下眉梢一揚,就要大打出手!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若水周若說周云舒跟地母蓋婭兩人之間的相處,雖然也不是那么熔纖,但是好歹還都能夠適當的克制,那么周云舒跟雅典娜知見,可就完全是火星撞地球,真心難以和平相處了。畢竟,不同與周云舒跟地母蓋婭,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合作關系,榮辱與共,雅典娜跟周云舒知見,則是不折不扣的對頭,就算有著同樣的目標暫時妥協合作,但是那一份敵對卻從來沒有消去!
  這也就罷了,弱市周運輸和雅典娜這兩人之中,有一個性子軟和一點,那也不至于始終有著這樣大的隔閡矛盾。偏生雅典娜性格執拗高傲,周云舒對于不是自己在乎的人,也從來都不會熱臉相貼。如此一來,誰也不肯退讓,矛盾自然是少不了的!
  像這一回這樣,一句話就能吵起來,然后還要訴諸武力的事情,已經頻頻發生,就是地母蓋婭,也都見怪不怪司空見慣了!好些次,都是她主動出手,彈壓這兩人不要亂來,沒得把自身給暴露了出來!這一回自然也不例外,雅典娜口頭上占不到便宜,立刻就要動手,而周云舒同樣不慣著這娘兒們,自然也是蓄勢以待。眼看著一場“龍爭虎斗”就要開始,地母蓋婭這時候總算發揮了她的作用!
  氣機驟然釋放,籠罩在這方圓數米之內,半點兒也沒有外泄,卻恰好讓周云舒和雅典娜蓄勢的招數處于一種不好施展的成都。緊接著,地母蓋婭的兩只手分別落在雅典娜和周云舒的肩膀上:“休要胡來!這里已經是光明神山的締結了,你們大打出手,就不怕驚動光明神教,前功盡棄么!”
  雅典娜倒還是很給地母蓋婭面子,畢竟強者為尊,而地母蓋婭顯然不是他所能抗衡的存在,所以哼了一聲,別過臉去——驕傲的戰爭與智慧女神是絕不會對敵人妥協的,所以明知道地母蓋亞只是勸架,給一個下臺階罷了,雅典娜索性別過頭去,算是沿著臺階下去了,但又要展現出自己不是怕了誰的姿態。
  至于周云舒,他也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家伙,見好就收,也就笑了笑,倒是沒有繼續刺激雅典娜。那地母蓋婭說道:“你也是,何必跟一個小姑娘斤斤計較?你說的不直接上光明神山,可是有什么想法么?”
  那雅典娜雖然“不恥”于周云舒,卻也知道周云舒不會無的放矢,不自覺的,耳朵也往周云舒這邊偏了一點兒,倒是要聽聽,這可惡的洪荒人要說些什么高明見解!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排列五综合版 配资炒股免费送体验金 山东群英会遗漏统计 快乐彩12开奖结果 安全的配资炒股平台 湖北快三走势图表 天津体彩票十一选五 河北排列7走势图0376355 河南22选5开奖时间 点击吉林11选五开奖 加拿大28打法技巧 真人博彩 上涨股票推荐 湖南快乐十分前组遗漏 安徽十一选五中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