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能召喚億萬契約奴仆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炫富

第一百一十八章 炫富


  “既然已經落到你手里,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龍韻嘴角不停地抽搐,手掌悄悄地在身旁來回地摸索著,試圖撿起先前掉落在地上的三菱銀甲箭。
  但是由于毒性發作,身體虛弱到了極點,光靠手臂的力量,根本沒法將重箭拿起,更別說刺傷江楓了。
  “乖,省點力氣,我這就帶你回索跶部。”江楓奪回銀甲箭,把龍韻摟進懷里,收兵返回索跶村落。
  “江楓哥哥,她是誰呀?”堡樓內,霜奕和琉夏都等候在那里。
  “龍羌主君龍淵的親侄女,龍韻。”
  江楓掀開被褥,把自己的床榻留給龍韻,然后回頭沖霜奕招呼道:“小霜奕,龍韻中了毒箭,命懸一線,你即刻施法用巫術幫她驅毒。”
  “張口龍韻,閉口龍韻,叫得可真親切吶,不知情的還以為你們很久以前就認識了呢。”霜奕把手環在腰間,無動于衷,根本就沒有救龍韻的意思。
  “翅膀硬了,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嗎?”
  “我可不敢吶……”霜奕撇了撇嘴,嘀咕道:“救她也成,總得給個正當的理由吧,損耗自身生命,去救敵部落,我可沒這好心腸。”
  “我剛說過了,她是龍淵的親侄女,戰略意義非凡。”江楓吐了口濁氣,略顯無奈地攤了攤手。
  “懂了!我這就幫她驅毒。”
  聽江楓說到這里,霜奕就曉得他的真實意圖。
  肯定是和上次的褲叉類似,拿龍韻當人質,來和龍羌族交換武器和糧草。
  一簇綠色的熒光籠罩著龍韻的身軀,伴隨著霜奕的持續施法,原本已經擴散的箭毒被強行逼了出來,沿著傷口原路吐出,遇到外圍的熒光屏障,頓時化作顆粒般大小的水珠。
  “先撤出去吧,讓她好好休息。”
  江楓示意眾人離開,將房門鎖上,留下兩人負責看守龍韻。
  傷勢逐漸好轉,龍韻從昏迷中蘇醒,望著面前陌生的閣樓,喃喃道:“我還活著嗎?”
  掀開被褥,身前裹著一件白色的舊裙袍,食指觸碰到傷口,有陣陣刺痛感,這足以證明她沒死,也不是處在夢境中。
  龍韻用手推了推房門,被鎖上了。
  “想囚禁我?江楓你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吧。”
  龍韻淡淡一笑,取出扎在頭頂的骨簪,劃破窗紙,反手將門鎖撬開。
  門外負責守衛的兩人,早已呼呼大睡,龍韻骨簪一揚,將兩人割喉,拖進閣樓,藏在了門后。
  然后趁著夜黑風高,打算逃離索跶部。
  “高墻,堡壘,綿延數里,看不到盡頭,如此宏偉的工程,一夜之間完成,太不可思議了。”
  龍韻沿著甬道走了很久,但仍舊沒能找到出路,擺在她面前的是一望無際的長城,近十米高的城墻,以她現在的傷勢,跳下去非死即殘。
  “就算摔斷腿,那也比被江楓當交易籌碼強。”龍韻深吸一口氣,縱身躍下。
  但身體還沒來得及墜落,手臂就被人拽住,將她強行拖了回來。
  “這可是十五米高的堡樓啊,你不想活了嗎?就算你能逃出去,那又能怎樣呢?偌大的兗州草原,已無你的立足之地。”江楓把龍韻甩到墻角。
  “我只想活著……龍羌族視我為死敵,你拿我跟龍淵交易,換不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龍韻眼神迷離地盯著江楓,在昏迷前,她聽到了江楓和霜奕的對話。
  救她,只是因為戰略意義。
  “誰說要拿你交易了?我可沒這么說過,你先留在索跶部,每天酒肉管夠,等傷養好了,想去哪?隨你便。”江楓抱著龍韻,把她丟到閣樓內。
  “乖乖睡覺,明早叫你起床,帶你參觀索跶村落。”
  這次,連房門都沒上鎖,也沒派人看守。
  翌日清晨,江楓如約趕來找龍韻,但她早已起床,站在城墻口,目光呆滯地望著遠方。
  “高樓厚墻,如此防御工事,龍羌族的箭,根本就射不上來。”龍韻掌心滑過城墻,滿是疑惑地詢問道:“磚石厚重,堅固不可摧,用的是什么材料啊?”
  “這個嘛,是秘密,暫時還不能告訴你。”
  江楓連忙轉移話題,不能讓龍韻知道整座長城都是屎粑粑堆出來,那畫面太重口味,怕引起不適。
  “走吧,帶你見識更厲害的殺器。”
  江楓屏退堡樓內的守衛,將上面的黑布掀開。
  “這是?”龍韻蹙著柳眉,神情微微凝重。
  “諸葛連弩,最多能同時裝備十五支穿甲箭,射程約莫三里地,索跶部攏共十五臺連弩,能夠形成網狀箭陣,足以覆蓋城下那邊草原。”
  “知道你的秘密武器,我還能活著離開嗎?”
  “不能!”江楓搖了搖頭,笑道:“除非你歸順我,不然就得死。”
  “那我寧愿選擇死。”龍韻快步走出堡樓,停在了城墻口。
  “你覺得索跶和龍羌交戰,勝算有幾成?”江楓把黑布重新蓋上,跟在龍韻的身后。
  “不足三成,龍羌騎射天克索跶輕騎,你贏不了的,本來我估計的勝率是零,這三成是給諸葛連弩和長城的,如果沒有這兩樣東西,龍羌隨時隨地都能踏平索跶村落。”
  “那如果加上他們呢?勝算會不會高點?”
  江楓領著龍韻繼續向前,走到一處屯兵的營地前,此刻楚河和阿羅伊正在忙著訓練他們。
  “漠州城的冰霜巨人?他們怎么會出在這里?”龍韻訝異不止,在她的印象里,索跶部和漠州城從無瓜葛,根本沒有合作的可能性。
  “主君,您帶這女人來營地,會暴露漠州的奇兵。”阿羅伊走過來,向江楓行禮。
  “無妨,龍羌族已將她逐出部落,就算回去報信,也沒人相信的,更何況,我在她身邊呢,想跑,沒可能。”
  說這話時,江楓故意掃了龍韻幾眼,見她面色平靜,就沒再繼續說下去。
  “索跶主君,外加漠州主君,你隱藏的可夠深吶,龍羌族這回算是攤上大麻煩咯。”
  即便江楓不提醒,龍韻也自知,在兩族戰事結束前,她絕無可能踏出索跶村落半步。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德甲主场最新积分榜 直播西甲联赛巴萨 浙江麻将白板算赖子 街机电玩捕鱼千炮版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2oo期 怎样在网上兼职赚钱 捕鱼美女版 九游棋牌官网? 黑龙江6+1开奖数据 股票软件哪个好 在家如何做兼职 约战武汉麻将app下载 百家乐破解方法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红包版下载 北京赛车pk10注册 闲来麻将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