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一劍掌乾坤 > 第一百零五章 人各有志

第一百零五章 人各有志

    在梁誠身側不遠的趙德勝,已經苦苦打熬了很久,精神幾乎都要崩潰了,雖然知道再堅持下去還會有更多收獲,可是這份壓力實在太大,自己再也受不了了。
  
      趙德勝微微嘆息一聲,站起身來正要上岸,忽然覺得這淬骨池中傳來的種種怪力漸漸在變小,肉身承受的壓力慢慢降了下來,已經到了自己能夠堅持的程度,心中大喜,正要朝岸上走去的步伐停住了,隨即又盤膝坐下與池水對抗起來。
  
      這時精神也幾乎崩潰,正想上岸的張岳和呼延睿也“咦!”地低呼一聲,臉上露出了喜色。對他們來說,這是值得高興的事情,雖然所受壓力變小意味著受益也少了,但是這樣總比堅持不住走出淬骨池好多了。
  
      隨著梁誠火力全開的瘋狂吞噬,淬骨池中的侵蝕之力慢慢弱了下去,這時就連池子右側的武德院弟子也都露出了詫異之色,覺得自己和這淬骨池的抗衡越來越容易,十幾個原先也快要達到了極限的弟子也全都穩了下來。
  
      又過了約莫一刻鐘,林教習站了起來,瞥了一眼擺在面前的沙漏,只見沙漏上方的細沙只剩薄薄的一小層,眼看半個時辰的時限就快到了,而武德院眾弟子們大都還浸泡在池中,只退出來了區區四人,林教習點了點頭,心中大感滿意,覺得這一屆選拔的弟子們確實不錯。
  
      你看就是剩下的這些弟子還一個個神色輕松,委實難得。林教習心中剛想到這里,忽覺有些不對,這才仔細看去,咦!只怕不是神色輕松,而是一個個面露疑惑。再看池子左側,居然外院的人這時也還剩下四名,這在往年完全是不可能的啊。外院之人又不懂武德院傳承的淬煉心法,往年之時,只要時間過半,淬骨池左側的外院人員那早就都出來得一個不剩了,為何今年都能表現得如此優異呢?
  
      不對,怎么就連人和院來的那個胖子都能表現得如此輕松?而且現在還留在淬骨池的人,沒有一個像是在運功與池水抗衡的,一個個倒像是在……洗澡!
  
      林教習倒吸一口冷氣,彎腰伸手摸了一下池水,只覺得觸手清涼,感覺跟一泓清水完全無異。其實現在泡在池中的眾人除了梁誠之外也都十分困惑,大家都已經停止運功了,現在身上的感覺分明已經和在山泉中泡澡無異了,還需要什么運功相抗啊,要不是覺得造化難得,生怕錯過什么機緣,大家早就想從池中出來了。
  
      這時正好沙漏中的沙子全部漏完,一個時辰的限時已經到了。林教習微微猶豫了片刻,決定暫時還是不要聲張,于是高聲宣布:“好了,一個時辰已到,大家出來吧。”
  
      大家見林教習神色如常,都以為這種先難后易的情況在淬骨池中的修煉中屬于正常現象,于是也都放下心來,紛紛出了池子,看看自己比之前增強了很多的體魄,神色都十分滿意。
  
      武德院眾弟子列隊完畢之后眾人順著來時的路往外走出。一眼看去,武德院弟子還是整整齊齊,紀律嚴明。跟在后頭的外院眾人就都是神態放松的樣子了,并開始竊竊私語起來。林教習走在后頭,因為心里惦記著淬骨池的問題,對這種散漫的狀態也就沒有多說什么。
  
      “我說這個淬骨池實在太難熬了,尤其是后來那種萬針攢刺的感覺,痛得我幾乎昏過去了,實在受不了啊。”
  
      “唉,在下也是這樣啊,最后也沒有比兄臺多堅持幾息。”
  
      這時有個青年問趙德勝:“這位老兄,在下看你也沒有得到呼延公子指點訣竅,為何也能堅持那么久,還一直到了最后?記得在下當時看到老兄也是差點放棄,可是怎么又能穩定下來了呢?”
  
      趙德勝不疑有他,再說自己也沒有什么可隱瞞的,于是道:“其實在下有這個感覺,與淬骨池中種種怪力抗衡的過程總體來說是先難后易的。說實話在下堅持到中途時也曾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正想要放棄上岸,忽覺壓力減輕了,這才挺了過去。現在回頭想想,中途確實有好幾次在下也險些受不了這種折磨,想放棄了事,最后能咬牙挺過最難的關口也實屬僥幸。”
  
      “原來如此,多謝老兄指點!”那青年覺得明白了,于是道謝之后一直在嘆息自己沒有在關鍵時刻多堅持一會,以至于錯過了這樣的機緣。
  
      走在后面的林教習聽到趙德勝的話后,除了皺皺眉頭外,臉上還是一副不明所以,若有所思之狀。
  
      始作俑者梁誠這時走在隊伍中,卻在用神念與識海中的圣燈交流:“圣燈前輩,這回怕是弄得太狠了,不會是把人家武德院的造化池給一鍋端了吧。”
  
      “哈哈,怎么,你不忍心了?”
  
      “也不是,我是在想人家武德院好意給了我這個名額,我卻把淬骨池給毀了,心中有些內疚。”梁誠答道。
  
      “放心,這個造化池乃是經過多少萬年陰氣煞氣沉降才形成的,哪里會那么容易就毀掉,只不過是你拿走的造化多了一些,下一個十年之后造化會稍微少一點,以后慢慢總會恢復的,總體影響不大。”
  
      “原來如此。”梁誠聞言心中大安,淬骨池無恙就好,自己雖不是什么善人,但是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愿意做出恩將仇報之事。
  
      “小子,我告訴你,回去之后找個地方好好研究一下這融靈鍛體術的克難篇,只要能搜齊合適的材料,化解掉你封印在丹田獨立空間中的這些造化,你的體魄將會大有進益,今天這點小小的收益,與之相比什么也不是!”說完這圣燈隱入經書,不再理會梁誠了。
  
      待眾人搭乘升降臺出到外面,這次淬骨池之行也就告一段落了。梁誠見秦剛笑著走了過來,和自己搭話道:“梁道友勿怪,先前在下在隊伍中依律不得擅動,因此沒有和你打招呼,并不是有意怠慢。”
  
      “明白明白,不妨事的,還是貴學院紀律嚴格,令人傾佩。”梁誠也笑著回答道。
  
      “在下目前又有任務在身,所以不能接待梁道友了,真是非常遺憾,實在是怠慢了。”秦剛自上次和梁誠爭斗之后,非常佩服梁誠,有心和他結交,但是目前又身負任務又不得空,也是很無奈,只得和梁誠交談了幾句就匆匆隨著隊伍走了。
  
      看著武德院眾弟子排著整齊的隊伍離去,趙德勝道:“這個人我見過的,好像姓秦吧,去年武德院一幫學子來我們安西關歷練,這個家伙也在其中,總是眼高于頂,一副誰都看不起的樣子,還經常找人對戰,是個戰斗狂人,沒想到他和師弟相處得還不錯。”
  
      梁誠尚未答話,只聽得一個聲音說道:“兩位道友修為了得,還深藏不露,當然人人敬佩,大家愿意親近,也是很自然的,呵呵。”
  
      回頭一看,原來是呼延睿與張岳二人走了過來,只見呼延睿臉上帶笑,言語中十分客氣:“昨日在下眼拙,冷淡了二位,是在下的不對,不如咱們現在找個合適的地方喝上幾杯,再敘一敘話,一來算是給二位賠罪,二來大家也可交個朋友,順便交流一下這次淬骨池之行的心得體驗。”言語之中招徠之意甚是明顯。
  
      梁誠對這呼延睿并沒有什么好感,也不想隨便陷身于這些權貴之人之間的勾心斗角里去,于是推辭道:“多謝呼延公子美意,只是在下還有事,要立即趕回永安城去。”
  
      “師弟啊,呼延公子有此美意,咱們莫要辜負嘛,又能有什么事這么著急呢,我看大家就敘幾句話也不耽擱什么的。”梁誠沒想到趙德勝卻對此招徠卻十分感興趣,還正好想順勢與呼延睿拉上關系,竟開口勸說梁誠也留下。
  
      梁誠并不愿意與這些人交往,卻也能理解趙德勝迫切想要攀上高枝的心情,畢竟人各有志,不能強求。于是便對趙德勝道:“師兄,小弟是真的有事,已經跟人約好了耽擱不得,你自和呼延公子與張道友去敘話吧,我先走了。”說完朝呼延睿二人點點頭算是致歉,轉身朝城門走去。
  
      走出幾步聽得后頭趙德勝與呼延睿相談甚歡:“在下安西關趙德勝,愿為呼延公子效勞!”
  
      “哦,安西關,聽說過,我父王曾說起去年你們那里還發生過一件大事,殲滅了敵國許多細作,不知趙道友……”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股票推荐网站 香港马报纸资料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平 加拿大快乐8查询 大地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股票基金和指数基金 追光娱乐app下载 天津11选5奖项规则 快赢481黄金组合中奖 福建体育彩票31选7走势图 如何利用网络赚钱 pk10开奖结果 平码三中三准确料公开 辽宁35选7开奖官网 大乐透胆拖中奖说明 好彩一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