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是劉病已 > 第四十九章:燃燒的河西《四》

第四十九章:燃燒的河西《四》

火焰在烏桓校尉營房內燃燒,地上還殘留著短暫打斗的痕跡,張業靠著墻壁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寶劍,死死的盯著墻外。
  
  從雁門郡連夜趕回的張元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剛要點齊兵馬前往善無城的時候。就看見飛狐軍在不遠處結著軍陣將自己一點點的包圍,而張業自己立刻舍棄了帶兵增援張元的計劃,準備孤注一擲帶領護烏桓校尉部,打敗飛狐軍之后遠遁草原換取自己一線生機。
  
  但這一切在令和拿出天子詔書和虎符之后徹底改變了,護烏桓校尉部將校士卒看見天子節符之后立刻倒戈乞降不再聽自己的指揮。張業沒有辦法只好帶著親信家臣突圍,但剛跑到一半就被飛狐軍和曾經的下屬堵截住,不得已只好撤回營房中。
  
  看著長槍兵一點一點的包圍著張業自己所在營房,無聲的壓力讓屋中的張業等眾人感到絕望。
  
  吾背棄天下,有辱祖先,只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夢,可悲,可嘆,張業手持寶劍心里自嘲著。看著已經近在眼前的士兵,張業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劍橫在頸前。張業這時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世間艱難之事兒,唯有一死。
  
  令和走到張業的遺體前,這位軍方大佬的身體還有不知名的抽搐,嘴一張一合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令和在十幾年前就認識張業,這名隴右精挑細選的戰士,他們一起守衛過神京長安,也曾經肩并肩打過匈奴,也一同遠征西域。只是近幾年逐漸疏遠,張業跟隨了自己的內心加入河西谷梁集團,成為了一個刮取民脂民膏貪官污吏。
  
  雁門郡守張元不止一次的拉攏過自己,自己因為不恥于谷梁學子們滿嘴的仁義道德,背地里所有卑鄙無恥下流之事統統做了一遍的虛偽行徑,才拒絕了張元的邀請。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把張業的頭顱割下來,留著以后結案之用。”令和快速的下達命令道:“烏桓校尉部同飛狐軍立刻休整,之后向并州進發,準備迎接車騎將軍張安世。”
  
  張安世坐在馬車中,看著遠方的風景。這次受到天子的委派前來河西,就是要處理河西乃至遼東的所有軍政事宜。
  
  臨行前,丞相霍光招自己過府商議,就已經將天子的方針通知了自己。看著從丞相府和御史大夫衙門送來的資料,張安世明白河西諸郡連同附庸部落已經徹底跟長安離心離德了,而這次派他張安世來到河西也不是來懷柔安撫。
  
  張安世帶領著長水校尉連夜出發,只留自己的長史在長安等待九卿衙門支援河西的官吏,一旦聚齊人手立刻出發與自己在并州匯合。
  
  張安世在太原時也征召了一批讀書人,但是多數是法家士子,亂世當用重典,孝武皇帝時的獨尊儒術,在張安世看來也是漏洞百出,儒家士子滿腔熱血,高談闊論可以,指點江山也可以,就是干不了實事兒,總是好逸惡勞,所以地方的事物性工作還是法家黃老士子更為可靠。
  
  就在這時一個信使從遠方騎馬向著車隊方向奔來,不一會兒便到車隊前,驗明正身后飛快的來到張安世車前道:“啟稟車騎將軍,護遼將軍急件!”說完將信函遞交給張安世,見張安世接過信函便在一旁等待。
  
  張安世打開信函見里面寫道:
  
  車騎將軍張公敬覽,下官護遼將軍范明友已占據善無城,擒獲郡守張元,郡尉李駿,飛狐軍校尉令和也斬獲護烏桓校尉張業,河湟四郡皆脫離漢律,有意圖不軌之心。河湟四郡,皆被谷梁上下掌握,大宗族,大地主橫行鄉里,黎民百姓深受其苦,末將所到之處,百姓只知郡守,不識天子長安,不知漢法。而據下官審問之謀反官吏招供,張元等人已經有意圖謀反之意。
  
  下官在各處皆遇抵抗,但多數已經剿滅。烏桓八姓等部仍在善無城東集結,東部都尉仍在對峙中,下官已經多次下令命八姓首領到善無城述職報告,但多批使者音信全無,恐怕已經就義。河西之戰已經無可避免,陛下命吾等化胡為漢可能在短期內無法完成。河西已經在水火存亡之中,還望車騎將軍早日主持河西大局,護遼將軍范明友敬上。
  
  看完范明友的匯報,張安世徹底明白了,整個河西已經變成了火藥桶,一個反漢聯盟的根據地,甚至可能是大漢成立以來最大的風暴,甚至超過了七國之亂,有所不同的是七國造反起碼是明火執仗,而河西賊子們是在暗中勾聯。
  
  想到這里張安世火速下令道:“軍中的執金吾與廷尉官員火速前往善無城協助范將軍清理雁門郡,大軍立刻改道前往善無城與護遼將軍范明友匯合,派人通知飛狐軍校尉令和,命他帶領飛狐軍與護烏桓校尉部也一同進發善無城,要快!”
  
  聽到車騎將軍張安世的命令,執金吾與廷尉官員連同信使立刻出動,整個大軍也提高了速度,向善無城飛快的前進。
  
  張安世立刻開始書寫奏書,將這一路上的所見所問上報給長安。寫完后交給親信家臣命他火速回到長安上報天子丞相,看著家臣帶人遠去的身影,張安世嘆了口氣,國事艱難,臣子只能食君之祿,擔君之憂。
  
  當天夜里,張安世大軍便到達雁門郡善無城,城外護遼將軍范明友,飛狐軍校尉令和,句注軍校尉朱安和列隊迎接,大漢軍方的二號人物車騎將軍張安世。
  
  張安世見到諸位將校,并未在城外未過多寒暄,簡單的見過禮后,立刻進城。整個善無城被戰馬聲警醒,城中百姓在窗戶中看到,一隊隊士卒在向城中進駐,在火光中只能看見,玄甲紅袍,長戟如林,善無城百姓不住的咂舌,河西自從匈奴撤退到漠北以后,大漢的河西子民就再也沒有看見玄甲軍的到來。
  
  大漢的玄甲軍就那么幾支,除了居延城的居延軍,住屯武威的武威都尉,還有住守高闕充當預備隊的高闕軍外。
  
  就是在關中護衛天子的北軍六校尉。
  
  而這九支玄甲軍是整個大漢帝國的底蘊,任何一支都會讓敵人聞風喪膽,也是大漢軍方的驕傲所在,因為這九支利箭沒有輸過任何一場戰斗,甚至李廣利在西域全軍覆沒,居延軍也徹夜戰斗,將匈奴擊敗將遇難同胞的軀體搶奪回來。
  
  最好的兵源,最好的器械,最好的戰馬,最好的待遇。
  
  普通士兵一個月能吃上一頓肉,就很了不起了。
  
  而玄甲軍,頓頓有肉,餐餐都是上等的牛肉,羊肉,而且每一餐都奶制品。
  
  天下英雄但凡有長進之心,都以能進入這九支玄甲軍為榮。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3d的对应码是什么意思 陕西11选5前三4码遗漏 湖南闲来麻将怎么升级 丫丫陕西麻将官方版 湖北体彩11选5投注表 财神捕鱼官方下载 game850游戏官网下载 靠谱的网上赚钱平台 15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一肖一马彩资料 棋棋乐棋牌官方下载 江西11选五多乐彩 詹姆斯篮球鞋 电影网站怎么赚钱 天星山西麻将官网 山西11选五走势图彩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