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大秦命運 > 第41章 戰歌大合唱

第41章 戰歌大合唱

“這是小事一樁,只要能打贏,這點代價算什么?老將軍放寬心,有老夫擔保,絕不會有事。”秦相呂不韋不以為意,順便賣一個順水人情。
  
  “聯軍既然人困馬乏,我軍是不是應該找機會出擊?”作為王家新的領軍人物王翦更加急于上戰場立功,好讓王家的地位繼續穩固下去。
  
  “這是當然,不過我們也不能冒進,畢竟聯軍人多勢眾,還是有一定危險性的。”蒙驁老將軍急忙說道,生怕秦相呂不韋一時沖動。
  
  “恩,本相也覺得再拖延一些時間,探聽清楚聯軍的虛實,順便進一步疲憊、消耗敵人的實力。”秦相呂不韋本來激動不已,此時也冷靜下來,做出了非常明智的決定。
  
  此時,蒙毅兩個難兄難弟終于到達了函谷關。函谷關是古代重要的軍事通道之一,因為處于險要之地,西據高原,東臨絕澗,南接秦嶺,北塞黃河,因設在峽谷中,深險如函而得名“函谷關”。戰國時魏占函谷關而鎖秦,秦占函谷關而出山東。六國合縱攻秦也全是以函谷關為戰場。
  
  不過他們沒有休息兩天,就被蕞城的秦軍主帥呂不韋給調回了前線。蒙毅兄弟兩個,只能帶著數百精銳騎兵,馬不停蹄,繞道漢中回到前線。
  
  “如此詭異的戰爭,我還是聞所未聞,難道五國聯軍不知道’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嗎?”蒙恬聽聞蕞城無戰事后,百思不得其解。
  
  “六國各懷鬼胎:齊國缺席,燕楚又害怕三晉做大,同時擔心齊國與秦國勾結、襲取五國后方。三晉實為趙魏韓三個利益不同的國家,危急時刻還能報團取暖,事態緩和就各自拆臺!”蒙毅對這種歷史情況早就心知肚明,自然明白了人心的復雜。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六國危矣!大秦必將一統天下!”蒙恬豪氣沖天地吼道。
  
  蕞城,兩支大軍對陣一個多月了。
  
  蒙毅兩兄弟也成功回到了前線,看著城外延綿數十里的聯軍營盤,真實感受到了華夏民族的強大。
  
  俗話說:兵過千,沒有邊;兵過萬,沒有沿。五十萬人馬連營三十里,旌旗遍野,刀劍如林,蔚為大觀。
  
  這天聯軍一如既往沒有攻城,而是繼續派人邀戰,但是這次秦相呂不韋同意了。
  
  “聯軍前面邀戰數次,都被秦相呂不韋拒絕了。這次為何輕易地答應了?”蒙恬不解地問道。
  
  “一方面敵人銳氣已經散去不少,另一方面敵人占據關中東面,已經影響關中百姓今年的農耕。”蒙毅解釋道,同時也感嘆壯觀的戰爭往往極端慘烈。
  
  雙方各出五萬士兵展開激戰,約定各自派出五千騎兵、一萬車兵、三萬五千步兵。
  
  雙方首先互相發射弓箭、弩箭、投石車等遠程武器,然后以車兵對沖,最后是步兵跟進鏖戰不休,而騎兵只在外圍放箭或者游斗。天空中飛舞勢如驟雨的箭矢,地上密如刺猬的長矛部隊一擁而上,然后一片接一片地倒下。兩邊的人山人海碰撞在一起立即卷起了無邊地血浪!雙方在長達五里的戰線上,你來我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戰局呈現焦灼狀態。雙方大軍如同大海的波濤相接,此起彼伏,萬軍的踐踏形成煙塵,瘋狂的吶喊四處回響。
  
  排在最前面的步兵分別是秦國的三千銳士、魏楚兩國的重裝步兵;
  
  秦軍為了展示決心,派出最精銳的銳士對陣魏楚兩國的重裝步兵。
  
  秦國士兵們高唱著戰歌《豈曰無衣》: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秦國崇尚黑色,所以但凡精銳軍隊都是整體黑色,顯得肅穆神秘。
  
  “我大秦的戰歌高亢肅穆,如同西北的烈風一樣,擁有勢不可擋的氣勢。”蒙恬贊嘆道。
  
  “我方的士氣恢復不少,看來以逸待勞的策略是正確的。高亢的歌聲就是最好的證明。”蒙毅也贊同道,心想:古代冷兵器戰爭靠的就是士氣,一方裝備再好,如果士氣不高是很難打勝仗的。
  
  這時,魏國士兵也不甘示弱,高唱戰歌《碩鼠》: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汝,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汝,莫我肯德。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汝,莫我肯勞。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魏國崇尚土黃,所以但凡精銳軍隊都是整體土黃,顯得穩重踏實。
  
  “魏國士兵的歌聲充滿了憤恨,就如同秦軍真的是害他們顆粒無收的碩鼠,再加上他們噴火的眼神,等會肯定會有一場激烈的戰斗。”蒙恬覺得有些好笑。
  
  “哀兵必勝,等會如果銳士扛不住,咱們就要負責接應。”蒙毅提醒道。
  
  “這可能嗎?秦國銳士天下無敵!”蒙恬不服氣地說道。
  
  “哪有真正天下無敵的軍隊?戰場形勢瞬息萬變,我軍隨時有可能遭受不測。否則我們現在何必和聯軍對峙,一擁而上不就行了。”蒙毅趕緊打擊道,“驕兵必敗,決不能輕敵。”
  
  而楚國將士來自能歌善舞的南方,自然也喜歡唱歌,不過他們唱的戰歌卻是愛國大臣屈原的詩歌《國殤》:
  
  操吳戈兮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敵若云,矢交墜兮士爭先。
  
  凌余陣兮躐余行,左驂殪兮右刃傷。霾兩輪兮縶四馬,援玉枹兮擊鳴鼓。
  
  天時懟兮威靈怒,嚴殺盡兮棄原野。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遠。
  
  帶長劍兮挾秦弓,首身離兮心不懲。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
  
  戰國時期楚國貴族出身,任三閭大夫、左徒,兼管內政外交大事,但是因為主張改革和攻秦,屢次遭受奸臣和昏君的迫害和流放。公元前278年秦將白起一舉攻破楚國首都郢都。憂國憂民的屈原在汩羅江懷石自殺,端午節據說就是他的忌日。他寫下許多不朽詩篇,成為中國古代浪漫主義詩歌的奠基者,在楚國民歌的基礎上創造了新的詩歌體裁楚辭。他創造的“楚辭”文體在中國史上獨樹一幟,與《詩經》并稱“風騷”二體,對后世詩歌創作產生積極影響。
  
  楚國崇尚紅色,所以但凡精銳軍隊都是整體紅色,顯得熱烈剛強。楚國人認為自己是火神祝融的后代,炎帝也是火神的后代,大家同宗同族,而楚國位于南方,炎熱的天氣又如同紅色一般熱情剛烈、活力無限。最后因為周朝也崇尚紅色,楚王自立南方,也想和周朝一爭長短,看誰更有資格擁有赤紅。
  
  “楚國地域廣闊,部族眾多,說不定就有精兵良將,一定不要大意。”蒙毅一看楚軍如虹的士氣,心想:怪不得楚國是最難打的國家,光是這視死如歸的氣勢,就可以算是一支雄軍了。
  
  “幸好楚國的馬匹是南方馬匹,比不上我們北方戰馬,否則等會就輪到我們吃虧了。”蒙恬發現楚國騎兵居然是披掛鐵甲的,十分吃驚。
  
  “這應該就是楚國的重裝騎兵,雖然數量不多,但是等會他們可以隨時轉換成步兵。所以咱們不能硬碰硬。”蒙毅也暗暗叫苦,心想:居然碰到了硬茬了!
  
  聯軍后方也響了趙國、韓國、燕國的戰歌,顯然是為了給五國聯軍的大軍助威鼓氣。
  
  趙國士兵高唱的戰歌是《蟋蟀》:
  
  蟋蟀在堂,歲聿其莫。今我不樂,日月其除。無已大康,職思其居。好樂無荒,良士瞿瞿。
  
  蟋蟀在堂,歲聿其逝。今我不樂,日月其邁。無已大康,職思其外。好樂無荒,良士蹶蹶。
  
  蟋蟀在堂,役車其休。今我不樂,日月其慆。無以大康。職思其憂。好樂無荒,良士休休。
  
  趙國崇尚白色,所以但凡精銳軍隊都是整體銀白,顯得爽朗利索。北方戎狄也崇尚白色,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大敗北方游牧民族,所以趙國人認為自己更有資格擁有白色,就如同覆蓋天地的白云雨雪一樣強悍。
  
  燕國士兵高唱的戰歌是《黍離》:
  
  肅肅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肅肅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肅肅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燕國崇尚藍色,所以但凡精銳軍隊都是整體深藍,顯得磅礴大氣。燕國雖然和周朝同宗,按理說應該和周朝一樣崇尚紅色,但是燕人認為周朝衰敗滅亡,只能改弦易轍方能屹立亂世,所以大力發展水師,竟然占據了遼東大部分土地。而燕國東面基本上被大海包圍,所以歷代燕王都喜歡深藍。
  
  韓國士兵高唱的戰歌是《叔于田》:
  
  叔于田,巷無居人。豈無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于狩,巷無飲酒。豈無飲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適野,巷無服馬。豈無服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韓國崇尚青色,所以但凡精銳軍隊都是整體青綠,顯得平和自然。韓國是戰國七雄之中最弱小的國家,地處四戰之地,只能交好各國,所以往往擺出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大圣闹海捕鱼游戏 福建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大神娱乐棋牌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河南快赢481开奖号码 十五选五开奖结果 英足总杯赛程 app互联网赚钱 贵阳麻将 欧冠直播哪里可以看 国外彩票澳洲幸运8 腾讯分分彩开奖官网结果 海王2雷霸龙加强下载 九游棋牌安卓版 pc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