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通幽大圣 > 第四章 我會回來的

第四章 我會回來的


  修行者代表力量,現在顧誠最缺的就是力量。
  顧誠應該算是死過兩次的人。
  前世死亡時的記憶歷歷在目,這一輩子死的記憶也涌入了他的腦海中。
  死亡的滋味并不好受,顧誠并不想再嘗試一次。
  有些東西只有失去才知道珍稀,死過,才知道活著的可貴。
  對于力量的渴求讓顧誠沒時間去耽擱,鐵天鷹走后,他立刻翻開那武綱紀要和玄罡道術看了看。
  玄罡道術上所記錄的法門很少,只有一門金光印是可以修行的,效果乃是可以克制低級的鬼魅邪物。
  不過施展金光印的前提是需要一手結印,一手以陽剛之血畫符才能施展,越陽剛效果越強。
  至于這個陽剛的標準是什么,上面沒寫。
  但顧誠感覺自己挺陽剛的,不論上輩子還是這輩子都挺陽剛。
  上輩子他是沒機會,但這輩子嘛,好歹也是個世家公子,身邊漂亮丫鬟多得是,結果這家伙也是老老實實的,就連顧誠都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好不容易穿越了,這具身體都沒給他留點什么美好的回憶。
  除了金光印以外,玄罡道術主要還是講解一些妖邪鬼物等東西的常識。
  比如靖夜司便將妖物和鬼魅也按照修行者的等級規劃出了九個等級。
  鬼物是:幽魂、小鬼、怨鬼、厲鬼、惡鬼、鬼將、鬼王、陰神。
  妖物是:猛獸、精怪、小妖、妖怪、妖靈、大妖、妖王、妖神
  等級后面還有一句備注,鬼物妖物能力多變,等級只是一個參考,有些鬼物等級雖低,但卻有一些危害極大的邪異能力。
  第九等的幽魂最弱,幾乎沒有威脅,弱一些的甚至連陽氣旺盛的普通人都無法近身,強一些的也只能靠形態嚇人。
  第八等的小鬼是已經凝聚成形體的鬼物,可以對人造成一些傷害,有些甚至會致命,只有修行者才能對付。
  若是按照這個等級來區分,顧誠黑玉空間內的心鬼應該是第八等的小鬼,已經有了形體,可害人致命。
  不過奇怪的是,前面明明說的是分為九等,但這最后一等卻被刪了去,這又是什么意思?
  顧誠沒有多想,把玄罡道術翻完,其中所記載的一些關于鬼魅妖物的常識讓顧誠都心中發寒。
  妖邪鬼物橫行,還有那些邪道修士肆意妄為,甚至在京城內都敢動用邪法殺人,哪怕就算有靖夜司的存在,顯然也不能保證絕對的安全。
  鐵天鷹說的很對,在這個世上沒人能保證絕對的安全,能保護自己的,只有自己。
  放下玄罡道術,顧誠翻開武剛紀要仔細觀看著。
  外練之法需要按照武綱紀要上的圖案擺出一個個奇異的姿勢,直到感知到體內產生一股熱流在體內流動,其流動的路線便是經脈。
  這股熱流便是最初級的氣勁,當其涌入四肢經脈中時,以外力捶打皮肉筋骨,這便是外練的修煉方式。
  而修煉到后期,氣勁可以外放,甚至可以演化成真氣乃至罡氣,當然那都是七品、六品的武者才能夠達到的境界。
  顧誠只用了幾個時辰的時間便感知到了經脈氣勁的存在,也不知道他這個速度究竟是快還是慢。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還不算黑,顧誠又開始捶打身軀,但只堅持了兩三個時辰便感覺身體酸軟。
  不過顧誠卻能清晰的察覺到身體好像比之前都輕了幾分,精神狀態也更足了。
  余下一個月的時間,顧誠要么就是跟著顧老太君吃飯,要么就是自己躲在屋內開始煉體,別的地方他不能去,也不敢去。
  顧誠也不知道是自己有被迫害妄想癥太敏感,還是忠勇侯府內真有人在監視著他,他總感覺有人在窺探自己。
  一個月之后,顧誠對著地面狠錘了兩下,原本青石鋪就的地面已經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被顧誠錘出了兩個深深的拳印來。
  按照武綱紀要上所說,出拳之時,筋骨皮肉合一,拳重百斤,開碑裂石,這基本上就達到了外練初期,可稱之為是正式的修行者了。
  顧誠也不知道自己這一拳有沒有百斤之重,反正筋骨皮肉合一他做到了,忠勇侯府內的青石地面選擇的都是極其堅固的那種,尋常的石頭自己應該也能轟碎。
  顧誠這種速度按照武剛紀要上說,已經算是相當快速的,應該跟他幼時所打的基礎有關。
  記憶里顧誠父親還在時,從小便教他一些基礎的拳腳功夫,但自從他父親去世后,顧老太君太過寵溺,便有些荒廢下來了。
  熬過了這一個月之后,鐵天鷹終于送來了文書,顧誠也可以起程去河陽府報道,脫離這個好像監獄一樣危險的侯府了。
  侯府大宅門前,所有侯府的人都來相送,顧老太君摟著顧誠,抹著眼淚:“孫兒呦,去了河陽府可要照顧好自己,莫要心疼銀錢,府里面還是有些積蓄的,沒錢了就寫信過來。”
  鐵天鷹咳嗽了一聲:“顧老太君放心,我靖夜司的俸祿還是很高的,比文官軍方都要高。”
  顧誠沖著顧老太君行了一禮,抬頭看向顧府牌匾上那忠勇侯府四個大字,沉聲道:
  “奶奶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等到孫兒闖出了一番天地,便會回來的。”
  顧誠這番話不光是對顧老太君說的,也是對‘自己’說的,對那個已經死在了邪法之下的‘顧誠’說的。
  穿越之后,這一世顧誠的記憶他都翻遍了,最后顧誠只能用兩個字來評價這一世的自己,那就是單純。
  父母早逝,顧誠從小就被顧老太君養大。
  顧老太君是個善人,寵卻不慣,所以顧誠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毛病,雖然文不成武不就,但卻待人和善,更是沒什么心機,對于那爵位繼承人的位置,他甚至都沒有概念。
  穿越之后顧誠立刻便能感覺到張氏對自己的惡意,但在這一世顧誠的記憶中,他竟然只覺得是自己做的不乖巧,是自己做錯了什么,才被嬸娘不喜歡。
  結果如此一個單純無害的人,卻因為利益之爭,慘死在邪法之下,雖然臨死他都不知道真相,但顧誠卻都感覺到憋屈和不值。
  自己能再活一世,是因為占據了‘顧誠’的身體。
  下意識的,顧誠便感覺自己欠了這一世的‘自己’一些東西,所以他的憋屈和不值,將來自己會替他還回來的!
  張氏這時候也笑瞇瞇的走過來道:“誠兒,去了河陽府之后,要記得時常給家里來信,我們都會想念你的,還有證兒今日也從書院請假回來,特意來送你上路。”
  張氏身邊一名十五六歲的英俊少年走出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對顧誠:“祝兄長此行順利,一路順風。”
  那少年便是張氏的兒子顧證。
  在顧誠的記憶里他很少出現,張氏從小便送他去書院讀書,還找來退役的軍官當武師,教導他拳腳功夫。
  跟顧誠的文不成武不就相比,顧證可以說是文武雙全了。
  顧誠也不知道他究竟知不知道他母親所做的事情,不過現在看來,起碼他跟顧誠之間是沒有什么親近之感的。
  低下頭,盡量不讓張氏看到自己那銳利的目光,顧誠沉聲道:“多謝嬸娘和弟弟了。”
  鐵天鷹將文書和一枚代表靖夜司的令牌塞給了顧誠:“顧公子,河陽府那邊我已經送過去消息了,你直接拿著東西去河陽府報道便可,靖夜司還有其他事務,我便不相陪了。”
  鐵天鷹身為京城靖夜司的玄甲衛,他身上的事情可不少,自然不會親自送顧誠去河陽府的。
  顧老太君擔憂道:“那路上會不會出事啊。”
  張氏那略顯刻薄的嘴角劃出一絲弧度:“老太君放心,我都已經安排好了三名家丁護送誠兒上路了,都是昔日跟著他二叔的老兵,不會出事的。”
  顧老太君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這件事情你倒是做的蠻周到的。”
  顧誠的面色微微一變:“不用麻煩了,從京城到河陽府有官路的,哪里會有危險。”
  顧老太君在這件事情上卻沒有聽顧誠的,反而強勢的一揮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再安全也不行。”
  在顧府內,就算是張氏都不敢明目張膽的反駁顧老太君,她這么一開口,顧誠若是再激烈反抗就顯得可疑了。
  所以顧誠只得在三個身強體壯的家丁護送下上馬,離開京城。
  沒有他們三人護送,可能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但有了他們三人護送,那危險可時時刻刻就在身邊。
  離開京城的時候,顧誠回頭望了一眼。
  從他穿越到現在的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他都沒有離開顧府,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大乾京城外在的模樣。
  烏黑色的巨大石磚堆砌出了高達百丈的雄偉城墻,離的近了甚至一眼都望不到盡頭,宛若匍匐在大地上的洪荒巨獸。
  這種雄偉的城池是他前世歷史中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
  總有一天,顧誠會再回到這里,仔細看看這大乾京城的。
  PS:新書上路,求收藏,求推薦,萌新打滾各種求ヾ( ̄▽ ̄)
  新書期間每天兩更,等上架后給大家爆發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天天选四号码 闲来广东麻将苹果版 网上捕鱼如何反控制ip 微乐河南麻将 尤文欧冠 熊猫麻将官方版苹果版 欧冠视频 2020年财神方位查询表 nba总冠军 850游戏怎么代理 股票在线分析 友好广西棋牌正版 贵州11选5连带线走势图 腾讯5分彩单选走势图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赚钱网络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