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諜海爭渡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梁鶯啼

第六百二十六章 梁鶯啼

    面熟?
  
  
      應當有過幾面之緣,可楚新蒲一時半會卻想不起來,只能盯著再看。
  
      臉若銀盤,眼似水杏,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
  
  
      好看歸好看,可何處見過呢?
  
      剎那間,楚新蒲腦海之中,靈光一閃,回憶洶涌而來。
  
  
      驚雷乍響,大雨傾盆。
  
      豆大的雨點,來的毫無征兆,剛才還艷陽天,此刻卻雨幕接天,好似連成一線。
  
  
      楚新蒲坐在窗邊望著樓下,快跑躲雨,慌亂收攤,眾生百態。
  
      一人從雨幕中跑來,雙手做檐搭于頭頂,卻好似自欺欺人,秀發被雨水打濕,貼在額頭,發尾還有雨點落下。
  
  
      身影跑到楚新蒲窗下,躲避大雨。
  
      只可惜這屋檐,與手搭的屋檐相差無幾,難當雨水。
  
  
      楚新蒲回身,從房間內拿出一把雨傘,在頭上喊道:“姑娘,雨傘借你一用。”
  
      下方的姑娘,被突然出聲的楚新蒲嚇了一跳,慌亂抬頭,可還未看清,便被雨水淋在眼中,慌忙低頭。
  
  
      見狀楚新蒲不禁莞爾,繼續出言說道:“我扔下來,姑娘接著。”
  
      雨傘被直接扔下,姑娘自是接拿不住,掉在地上。
  
  
      急忙彎腰撿起,撐開放于頭頂,擋住傾盆而下的雨水。
  
      “謝謝,我明日再來還你雨傘。”姑娘的聲音在雨中顯得更加空靈。
  
  
      “一把傘而已,不用麻煩。”
  
      “要還。”
  
  
      姑娘消失在雨中,楚新蒲并未放在心上,一把雨傘而已,不值幾個錢。
  
      誰知第二日,楚新蒲下樓便看到一姑娘,懷抱雨傘亭亭玉立。
  
  
      姑娘見他,眼神帶著疑惑,還在打量。
  
      “如果看的不錯,這是我的傘。”楚新蒲笑著上前說道。
  
  
      “謝謝,還給你。”
  
      “不客氣。”
  
  
      一時間氣氛尷尬,兩人互相打量。
  
      見面到此為止,姑娘翩翩遠去,再見面時,依然是在一次學生聚會上。
  
  
      交談了兩句,便被其他同學拉去喝酒,至此之后,再無相見。
  
      誰成想,今日在江城,還能再度相見。
  
  
      她比當時,少了一份青澀,多了些許成熟。
  
      回憶戛然而止,連她與孔文儒說了什么,都未曾聽清。
  
  
      “楚班長,我們準備過去吧。”孔文儒卻轉身對他說道。
  
      過去?
  
  
      不是孔文儒死活不同意嗎?
  
      難不成是因為眼前的她?
  
  
      楚新蒲心里暗罵自己,沒事干回憶什么,之前二人說的什么話,都聽的不真切。
  
      但孔文儒愿意去,他自然是滿口答應,起身說道:“孔先生,請。”
  
  
      幾人一同離去,前往宴會場地,一路上二人并無交流。
  
      她陪著孔文儒說話,楚新蒲則是負責保護。
  
  
      一路平安,達到宴會場地,孔文儒走了進去,楚新蒲的工作也便算是完成。
  
      可眼前之人卻未離開,楚新蒲這才開口說道:“梁鶯啼?”
  
  
      “楚新蒲。”梁鶯啼臉上帶著喜悅,眼睛亮晶晶。
  
      “果然是你,女大十八變,我都有些不敢認你。”
  
  
      “你也是,變了不少。“
  
      不知為何,在梁鶯啼面前,以憲兵隊憲佐班班長的身份出現,讓楚新蒲有些不自然,甚至是他很抗拒這樣的相見。
  
  
      但明覺淺和白鷺洲說得對,這條路,你要背負的東西,便是如此。
  
      “你怎么來了江城?”
  
  
      “說來話長。”
  
      “那就有機會再說。”
  
  
      “好啊。”
  
      一時間又安靜起來,梁鶯啼突然展顏一笑,眼中都帶著笑意。
  
  
      “你笑什么?”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不會說話。”
  
  
      不會說話?
  
      楚新蒲不認同這一點,他左右逢源的功夫,可不是假的。
  
  
      可今天,他卻沒什么心情去扮演那個左右逢源的自己。
  
      微微一笑,算是作答,不承認不反駁。
  
  
      梁鶯啼抬頭,拂過耳邊秀發,朱唇輕啟說道:“江城不會下雨吧,我可沒帶傘。”
  
      “傘我有,下雨借你。”
  
  
      “鶯啼,孔先生找你。”突然里面傳來呼喊。
  
      楚新蒲說道:“不打攪,你先忙。”
  
  
      “你不進去嗎?”
  
      “我還要工作。”楚新蒲今日的工作,是將孔文儒帶來,而他沒有資格進去宴會中,只能在外面街道負責警戒。
  
  
      里面的人還在叫喊,梁鶯啼說道:“那我先進去。”
  
      望著梁鶯啼離開的背影,楚新蒲回去崗位。
  
  
      井上宏一此時也過來了,問道:“怎么樣?”
  
      “孔先生已經來了。”
  
  
      “是嗎?”
  
      “不是我請動的,另有其人。”
  
  
      “想來也是。”
  
      “班長不進去嗎?”
  
  
      “現在進,你負責外面的情況。”
  
      “是。”
  
  
      他沒資格進去,井上宏一自然是有的。
  
      靠在路邊電線桿上,掏出一根香煙,點燃叼在唇間。
  
  
      他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好像什么也沒有想,又好像是亂糟糟的。
  
      宴會快要開始,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
  
  
      楚新蒲甚至是看到了顧青稚,抱著相機和報社的人一同進入,但他卻沒有打招呼的心思。
  
      漢口憲兵隊憲佐班班長!
  
  
      這身份還真是有意思。
  
      宴會中的紅燈綠酒,歌舞不斷,與外面的楚新蒲是相隔甚遠。
  
  
      等到晚上,歡迎會才結束,說是歡迎會不如說是日本人的借機宣傳。
  
      眾人斷斷續續出來,一個一個離開。
  
  
      楚新蒲他們要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后,才能走。
  
      井上宏一臉色帶紅,看起來喝了點酒,走時還交代楚新蒲不要出亂子。
  
  
      孔文儒自然有旁人去送,輪不到他。
  
      眼看都走的差不多了,楚新蒲也準備收工,讓憲佐回去休息。
  
  
      卻看到梁鶯啼站在遠處,雙手負背,點著腳尖望著自己。
  
      邁步過去,還未開口,就聽得梁鶯啼說道:“楚新蒲,好久不見,還記得我嗎?”
  
  
      嗯?
  
      今日已經見過,可現在這問話,有些意思。
  
  
      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回道:“當然記得,你怎么來江城了?”
  
      “跟著家里人來的,沒成想還能遇見舊友,晚上一起吃個飯,東道主請客。”
  
  
      “沒問題,想吃什么隨便說。”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回去換身衣服,等會見。”
  
  
      一段似是而非的對話,可兩人心照不宣。
  
      看到梁鶯啼,眼神之中帶著玩味的笑意看著自己,楚新蒲說道:“你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梁鶯啼兩個大眼睛,無辜的望著他。
  
      她早知是自己,早先卻不接頭,等到現在才互通身份,可不就是故意的。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辽宁35选7停售 看三来四必中特打一肖 浙江11选5高频500彩票 甘肃十一选五最新结果 皇冠博彩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 东京快乐8开奖 海南4+1彩票app下载 贵州快三怎么玩 股票交易手续费 黑龙江快乐十分分析软件 现在炒股赚钱吗 江苏快三是不是官方开奖 一尾中特的网站 上海11选5每期推荐 吉林11选五任五最大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