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BOSS,你老婆又作妖了 > 第六百五十七章 弄巧成拙

第六百五十七章 弄巧成拙


  舒望見穆景戈執意如此,便沒有繼續反駁下去,而是選擇了妥協,“那好吧,那就全部交給你來處理。”
  和穆景戈接觸久了,她才能慢慢的意識到對方的占有欲十分高,對于假舒望的事件上面,對方顯得極為執著,一點也不愿意松口。
  之前在處理其他事情的時候,或許她還能勸說對方手下留情,只是這一次穆景戈卻并沒有那么好溝通,她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袖手旁觀。
  假舒望的家人豈能放棄,又一次來到了穆景戈的面前乞求對方手下留情,“穆先生,求求您就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會好好的管教她,絕對不會再讓她胡亂來!”
  做父母的哪能看自己的女兒受苦,就算假舒望做錯了事情,可他們都不想讓對方落得凄慘的下場,自然是不愿意放棄一丁點求情的機會。
  看著又一次席卷而來的人,穆景戈卻有些不耐煩,他冷言斷絕了對方僥幸的心理,“不必了,做錯了事情就要有擔當,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為我的愛人討回公道,還她一個清白的身份。”
  假舒望膽大妄為到敢冒充舒望,頂用對方的身份,欺騙他和身邊的其他人,甚至被發現之后還不知悔改,利用舒望的身份在外面惹是生非。
  他讓對方身敗名裂是輕的,如果真的要一條一條的清算,對方不知道要被千刀萬剮多少回。
  假舒望的家人見穆景戈不肯松口,憤恨地瞪著穆景戈,“好,算你狠,但是我們不會放棄的!”
  既然穆景戈不肯放過假舒望,那他們就把人給藏起來,讓穆景戈找不到人,等危機過去再把人給放出來。
  假舒望收到家里人的傳喚,不情不愿的回到了家里,只不過她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就被父母一把給拉進了房間里面。
  “這段時間你給我好好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許去!”
  假舒望自然是不情愿的,她試圖跟父母理論,“我還有事情要做,呆在家里像什么樣子?!”
  她好不容易才搭上曲韻這條線,都還沒有來得及和對方一起聯手對付舒望,自然是不可能選擇放棄的。
  呂父聞言突然大怒,狠狠地扇了假舒望一巴掌,“呂清歡,你是想要氣死我們嗎?!”
  看著眼前改頭換面的女兒,他只覺得痛心疾首,如果當初早點得知對方整容換臉的目的,也就不會任由對方在這里胡來。
  現在他和其他的親戚一起想辦法幫助假舒望解決危機,可對方卻不如愿,非要在這里胡作非為,甚至到現在還不知悔改。
  假舒望也就是呂清歡,捂著被打的地方不可置信地看著呂父,氣急敗壞的指責道,“爸,你在發什么瘋?我還有工作,你難道就這么想看著我丟了前途嗎?!”
  只不過她提工作是假,但的確是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畢竟現在和曲韻的計劃已經逐漸展開。這個時候抽身離開無疑是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她步步為營謀劃了這么久,自然是不愿意放棄,只要等曲韻那邊找到時機,就可以一舉推翻現在的尷尬處境。
  呂父重重的哼了一聲,不容置疑的說道,“沒有我的命令,接下去你別想出這個家門一步!”
  就這樣在呂父的嚴格監督下,呂清歡被迫留在了家里,身邊寸步不離的跟著父母,想找機會出門卻是不能。
  她的情緒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靡下去,整日呆在家里悶悶不樂,看起來一點精神也沒有。
  呂母見不得呂清歡情緒低落的樣子,便有些心疼地勸說著呂父,“你就讓她出門吧,好歹也是你的女兒啊,我們再想想辦法,總能度過難關的。”
  都說女兒是呂父的貼心小棉襖,可呂清歡卻從小不愿意和呂父近,不過這也不影響他對對方的疼愛,只是相較于呂母來說,呂父的管教方式要冷靜的多。
  看著為呂清歡求情的呂母,呂父卻有些生氣,不悅的埋怨起來,“如果不是你平時過于溺愛她,她又怎么能捅出這么大的婁子?現在把她放出去,不還反了天了!”
  對于呂清歡在外面做的事情,他之前還只是一知半解,在穆景戈決定要讓對方付出代價的時候,他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呂清歡到底闖了什么禍。
  只是現在對方在外面收集呂清歡作案的證據,雖說暫時還沒有對她動手,可這并不代表事情會就此揭過。
  想到這里呂父更覺得頭疼,語氣里帶了些責備,“你知不知道穆家的人在找她,如果把人給放出去,你這不是在把清歡往火坑里推嗎?!”
  他兩次來到穆景戈的面前去求情,可對方卻仍舊不肯松口,如今若是放在呂清歡繼續在外面,恐怕下面就會神不知不知不覺的被對方給帶走。
  呂母對此也覺得委屈,不耐煩的反駁回去,“如果不是你沒有本事,清歡又怎么會落到現在這種地步?你這個時候把責任全部推到我頭上,怎么就沒有考慮過自己的原因?!”
  由于兩人的爭吵聲過大,引起了呂清歡的注意,她從房間里面走出來就是看到呂父和呂母爭執不休的模樣,心中突兀的升起股無名之火。
  “夠了!你們不要再說了!”她大聲的沖著呂父呂母吼道,情緒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潰。
  原本在互相指責的兩人聞言扭頭,看著情緒崩潰的呂清歡,突然之間就不知道該怎么去溝通。
  而呂清歡并沒有等父母反應,就西斯底里的吼了起來,“都是我的錯,是我不應該癡心妄想,我會自己解決問題,你們不要再吵了!”
  說完她突然從呂父和呂母的中間穿過,直接就跑了出去,等兩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不見了人影。
  呂母這才反應過來,著急地埋怨著呂父,“你在這里吵什么?明明知道清歡最近情緒不好,還這樣刺激她!”
  之前她生怕呂清歡會受到影響,就一直沒敢說重話,只是剛才因為呂父的原因,兩個人之間的矛盾突然爆發開來,這會兒她自責不已。
  呂父臉色也不太好看,忍不住嗆聲反駁回去,“出了事全都怪我頭上,你怎么就沒想過你之前的態度?!”
  只不過他的話沒有得到呂母的回復,對方著急地出去尋找呂清歡,兩人幾乎在周圍找了個遍,可都沒有看到呂清歡的影子。
  呂母這下子是真的慌了神,她瞬間就想到了舒望那邊,直接就跑到醫院去請求著舒望,“舒小姐,您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女兒吧!”
  她這次是真的害怕了,害怕從此和呂清歡天人兩隔,到時候很有可能會白發人送黑發人。
  舒望原本是給穆景戈過來送飯的,剛好被呂母堵了個正著,看著眼前不斷為呂清歡求情的人,她卻顯得極為冷漠。
  “阿姨,您應該知道的,做錯了事情就應該承擔責任,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她淡漠的看著呂母,直接就斷絕了對方的請求。
  她雖說是心地善良,不愿意有人會因此而受到傷害,可并不代表會選擇放過傷害自己的人,更何況像呂清歡這樣的人。
  想到之前穆景戈的態度,她心里的那一點憐憫消散開來,眼神也越加的冷漠,看起來給人一種拒之千里的感覺。
  呂母見舒望無動于衷,終于忍不住咒罵起來,“舒望,你別逼人太甚,我女兒已經知道錯了,你非要把我們一家趕盡殺絕才罷休嗎?!”
  豈料她話音剛落,穆景戈的聲音卻在不遠處響起,對方直接就冷嘲熱諷起來,“呂女士,你女兒做的事情,不是僅靠求情就能擺平的,我奉勸您最好省了這點力氣。”
  他遲遲不見舒望過來,以為對方又遇到了麻煩,結果出來一迎接就樂了,呂清歡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的結果,就算再怎么鬧騰也不會改變的。
  “決定給你們女兒定罪的人是我,還請您不要在這里繼續鬧了,不然大家撕破臉皮,只會讓事情更加難辦。”他冷言警告著呂母,讓對方收斂一點。
  求情是不可能饒過呂清歡的,但如果對方的家人繼續糾纏不清,到時候他不介意一起收拾,能教出這樣不擇手段的女人,呂清歡的父母想來也不怎么樣。
  雖說知錯不改的人是呂清歡,但如果不是對方的父母刻意疏于管教,或許事情也不會鬧成今天這種地步,而他和身邊的人也不至于被對方給傷害成這個樣子。
  呂母看著盛氣凌人的穆景戈,心生膽怯,便不再去請求舒望,而是不甘心的瞪了對方一眼,“我不會放棄我女兒的!”
  說完她就快速的離開醫院,那副急匆匆的模樣給人一種被人追趕的感覺,不過想來穆景戈站在這里,對方就算不離開也不行。
  解決完了呂母,穆景戈扭頭安慰起來舒望,“不要把這種人的話放在心上,她就是個瘋子,不要跟她一般見識。”
  畢竟呂母到現在都不承認呂清歡犯下的錯,他對于這家人也沒什么好評價,兩人也是絕口不提呂清歡的事情,生怕破壞掉現在溫馨的氛圍。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版 幸运农场计划稳定版 正规微信一元投资赚钱 黑龙冮省22选5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中奖规则图 宁夏11选5开奖 上海快三开奖视频 福建22选5官网 澳洲幸运5官网是正规彩票么 什么的理财产品好 哪里可以买云南快乐十分 特斯拉概念股票 安徽十一选五直选 同花顺财经股票行情 浙江11选五预测专家 快三软件 炒股票App